-

途中遇到了萬朝城的人,他們一直守在半路,不敢提前出去,這是葉凡說的。

就在他們來到出口,準備出去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葉兄、秋水……”

範源……

大家回頭看去,看到他一身狼狽,臟兮兮的跑過來,手中的劍都斷了半截。

都有些驚愕。

之前在墳場時,一直未見他的身影。

“範源,你……你去哪裡來?”葉凡忍不住問道。

範源目光掃視,說道:“我剛從深淵出來,媽蛋,我在深淵的時間裡迷失了,好不容易纔出來,找不到你們了,對了,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你們這是要出去?我嘉景宗的人呢?出去了嗎?”

葉凡一時不知該如何跟他說。

嘉景宗的人蔘與墳場的戰鬥,已經被妖獸屠儘,如果範源也在場,估計也逃不了死亡的命運。

見到大家都沉默,他覺得不對勁,道:

“葉兄,怎麼了?”

“秋水,你們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啊?”

“景天兄弟?”

“陸長老?”

大家都沉默了。

越是這樣,他越覺得不對勁。

李秋水擔心他情緒不受控,說道:“範源,發生了很多事,你先跟我們出去吧,之後我再給你慢慢解釋。”

範源退後兩步,說道:“發生什麼了?嘉景宗的人呢?”

葉凡的身影消失,下一瞬間,出現在他身後,銀針紮進他的穴位,將他弄暈,說道:

“先帶出去吧,他現在已經一隻腳踏入人仙境,暴亂起來挺麻煩的。”

眾人一行走出秘境!

青竹劍主依舊為他們開啟出口,看著這些人走出來,目光很隨意的掃視了一下,更多的停留在葉凡身上,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少宗門都有人在這裡迎接各自宗門的人。

“萬朝城的人出來了,快!”

“範源……其他人呢……”

“寧舊澗的人來了……”

看到自己的宗門的人出來,還是很興奮的。

冇看到的都有些著急的期待,看著出口,卻遲遲未見到,甚至有人想要進去看看,青竹劍主攔住。

“宗主,咱們冇人來迎接嗎?”

葉凡搖頭,說道:“我們無須迎接,走,回宗門。”

臨走前,葉凡看了一眼青竹劍主,總覺得此人在默默的關注他,就在剛剛,青竹劍主就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時間稍微長一些。

把範源交給嘉景宗的人,快速帶人離開。

一旦九下宗的人發現後續不會再有人出來,定然會詢問,懷疑到北鬥宗頭上來的。

趕緊溜!

寧舊澗倒還好,被迎接的人各種詢問,問裡麵發生了什麼、問怎麼會損失這麼大,各種問題接二連三。

李淑豔很嚴肅的說道:“各位,我知道你們心中有很多疑問,但秘境中有太多的意外,咱們先回宗門,之後我們一定會給你們詳細彙報,可以嗎?”

李秋水靠近一位前輩,小聲說道:“北鬥宗為什麼走那麼快,咱們寧舊澗在秘境中和北鬥宗聯盟,如果咱們再不走,一會兒不好走,已經不會有人再出來了。”

這話一出,前輩直接就有些懵了。

要知道有些宗門進去近千人,全部死在裡麵了?

這也太……

“趕緊走,先離開這兒再說。”

帶著人匆忙離開。

其它宗門的人依舊在這裡守著。

兩個小時過去了。

一道身影衝出,腳踩著金色的封印,傷痕累累。

是莫乾玲!

她看了一眼駐守在這兒的眾人,並未說話,直接消失。

眾人還想問什麼,根本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