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此,再也冇有人出來了。

有人提議要進去看看,青竹劍主抬手關閉出口,看向在場諸人,說道:

“不會再有人出來了,各位,請回吧。”

一下子大家都懵了。

“不可能……我們天涯淵的人還冇出來呢。”一位入道境武者抱拳,客氣的說道:

“前輩,你不能關閉出口這麼快,我們的人還冇出來。”

長甘宗的一位武者也說道:“我們可是有人仙境武者進去,就算有意外,也不會殃及到人仙境級彆的強者,再等等,他們肯定會出來的。”

“不錯,還有我南山宗的武者……”

“我好像在北鬥宗的人群中,看到了南山宗的一位人仙境萬聽春在裡麵,一直低著頭,身上還有傷……”

“我也看到了……”

很多人表示不相信自己的宗門之人都死絕了。

這一次挑選進去的可都是宗門培養的中堅力量,中層精英,還特意派了人仙境武者保護,怎麼會全死了呢。

青竹劍主拿出一條竹子,輕輕一揮,秘境入口消失,煙霧繚繞,緩緩說道:

“時間已到,關閉秘境,走了!”

嗖一下,消失了。

大家都還冇反應過來。

“我們的人在裡麵死了?遇到妖獸?還是被人伏擊?”

“依我看,兩者都有,想要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就得詢問活著出來的人。”

“活著出來的,這裡就有一人……嘉景宗,你們這位範源進去時隻是入道境中期,如今居然達到了地仙境巔峰,距離人仙境僅一步之遙,遇到了大機緣,咱們是不是可以把他弄醒,詢問一下?”

嘉景宗的人也好奇裡麵發生了什麼。

弄醒範源。

進行詢問。

範源一下子就有些慌,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

但他並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死的,似乎錯過了很多。

“我不信,你說你在深淵,迷失在時間裡,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時間還能迷失嗎?你想要騙人,至少也得編個像樣點的理由。”

“你肯定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竟敢如此隱瞞……殘害我同門,你是不是也有份?”

“……”

眾人接連追問。

範源怒了,拿出一把劍,頓時劍氣激盪,一股碾壓之勢奔襲而來,震懾四周,眼眸冷漠,盯著說話最衝的那人,說道:

“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說了,我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從深淵出來,找不到人,來到出口附近纔看到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他們似乎有什麼事隱瞞,你們想知道,就去問他們,在朝我凶,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那人這才平靜下來。

很多人不甘心,但現在情況不明朗,誰也不想當出頭鳥,嘉景宗也不是好惹的。

“走,去追北鬥宗,問個清楚,肯定跟北鬥宗有關。”

“人仙境武者在裡麵也成威脅,這怎麼可能……走,去找北鬥宗……”

“……”

很多人紛紛前往北鬥宗和寧舊澗,詢問裡麵情況。

北鬥宗的人離開秘境出口,快速往回走。

一刻都不想停下來。

已經過去一天了。

“宗主,前麵就有個小鎮,要不咱們休息一下吧?”宗門之人提議。

葉凡看了眾人,似乎都有些疲憊,說道:

“九下宗的人應該很快就發現不對勁,定會來尋我們,我們一旦在這休息,他們肯定會趕上,小鎮上休息,目標更大,咱們再往前麵走走,那邊有一處峰林,適合隱蔽,咱們在那兒暫時休息一下。”

“多謝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