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過這個小鎮,鑽進峰林,這裡山峰林立、植被茂盛、參天大樹數不勝數,還有不少鳥獸。

有人想要烤肉,葉凡不允許,煙霧的出現,目標太明顯,隻能吃一些從秘境采摘過來的秘果。

秘果可充饑,還能輔助修行。

夜色馬上降臨。

邊上剛好有條小溪,不少人簡單洗把臉。

葉凡安排人巡邏四周,警惕九下宗的人尋來。

結果並未勘察到九下宗的人,卻發現了東瀛國武者朝著這邊包抄而來。

“東瀛國武者??”葉凡有些詫異。

蕭景天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那一身打扮是東瀛國武者,而且其中一個我還見過,名叫山本青木,那是地仙境武者。”

“山本青木?”葉凡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努力回想一下,道:

“我想起來了,當初在奈武監獄時,他出現過,不過他並未出手,冇想到已經來到華夏了,對方多少人?”

蕭景天說道:“五十多人,這些人具體實力還不是很清楚,應該有三個地仙境。”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東瀛國這些武者還真是聰明,我們進秘境拚死拚活,他們就在外麵等著咱們出來再搶劫,弄死他們,走!”

“終於尋到了,北鬥宗,新仇舊恨一起算!”

領頭人是山本青木,他手持一把長刀,眼眸冰冷,藉著月光,盯著前方的叢林巨樹,嘴角冷漠,說道:

“兩頭包抄,不僅要殺了葉凡,更要奪寶,我可打聽清楚了,這個秘境是未被開發過的,擁有大量的寶物。”

一位武者有些不解,問道:“山本前輩,我聽聞葉凡很強,曾打敗過地仙境武者,我們想要奪寶,為何不選擇其他小宗門呢?九下宗以下有好些宗門進去呢。”

山本青木還未說話,他旁邊的米津良子開口了,說道:

“我們剛打探到的訊息,從秘境出來的人不多,也就三個宗門,北鬥宗、寧舊澗和萬朝城,其他宗門冇什麼人出來了,寧舊澗和萬朝城是九下宗,我們動不得,隻能動北鬥宗。”

“葉凡雖然有不俗的戰績,擊敗過地仙境、甚至傳聞擊敗過人仙境武者,所以我們這一次的人都是精英,潛伏在華夏武道界的強者,地仙境武者就有十二人,更有兩位人仙境武者,我們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清楚這兩位人仙境武者前輩,這一次,我們定會萬無一失。”

這位武者猛然點頭,聽到人仙境強者參與這次行動,信心倍增,肯定能成功。

轉頭,帶人包抄去了。

米津良子緩緩說道:“師父,我聽到訊息,九下宗的人也想截下北鬥宗,在那邊的小鎮尋找呢,咱們還是趕緊動手,一旦被他們發現,寶物可就得被分走一大半。”

山本青木縱身一躍,來到一處,雙手抱拳,恭敬的看向兩位老者,微微鞠躬,說道:

“兩位前輩,可以動手了,以免夜長夢多。”

兩位人仙境武者對視一眼,朝著正中間走去。

他們有絕對的自信,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算計,擁有人仙境修為,任何的陰謀詭計在他們麵前,都是虛無的,不值一提的。

一位人仙境武者縱身一躍,跳上三十多米高的巨樹上,俯視而下,看到了北鬥宗的人,二話不說,拔刀。

刀刃鋒利、運轉體內勁氣,灌注長刀、刀刃嗡嗡作響,似乎在興奮,引動天地之力,無儘刀威迸發而出。

無形中有一股碾壓大勢從天而降,壓製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