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把尺子化出兩道淩厲的劍芒殺過去。

鏘!

陰尺與殺來的刀芒相碰,激射出大量的星火,直接粉碎刀芒,朝前方殺過去。

陽尺旋轉一個優美的弧度,直奔敵人肉身。

葉凡的本尊也已經消失,追隨著陰尺奔襲過去,速度極快,甚至衝在陰尺之前,抓住陰尺,拿在手中,化作利劍鋒芒。

拔刀術人仙境武者看到這一幕,直接有些震驚,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著一道黑影瞬間來到眼前,準備再次拔刀……噗!

整個人定格住了!

一道滾燙的鮮血從他的脖子那一道血痕處噴射出來,宛若一個充滿活力的噴泉,飆射十幾米遠。

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艱難的轉頭,看向身側的葉凡,道:

“你……你……怎麼可能……”

一劍割喉!

頃刻間,一代強者,人仙境武者命隕!

“前輩……”

山本青木一直都在關注葉凡的一舉一動,他冇想到葉凡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簡直神鬼莫測。

其他人也看到了這一幕,都驚呆了。

“人仙境強者不及一劍?這……”

“瞬間被殺?怎麼會……”

“這還是人嗎?一瞬間斬殺人仙境武者……”

“……”

東瀛國武者們難以置信,但事實擺在眼前,看著人仙境武者的脖子飆射出十幾米遠的血液。

一時間,感覺到脊梁骨發冷。

“發什麼愣……納命來!”

蕭景天一劍斬去,淩厲的劍芒奔襲破空,牽動天地之力、引動大道之力,劍勢如長虹倒掛揮斬。

一劍斬殺!

噗噗!

三道鮮血飆射出來,濺了己身,戰意越發高昂。

“吃本大小姐一拳!”

楚明月抬手揮拳,拳勢滔滔,打得敵人骨頭爆破,傳來各種劈啪聲響。

轟隆!

一個巨拳從天而降,不知砸死多少人。

那是林溫柔,她的霸拳強勢恢宏,砸出一個巨坑,坑內躺著七八具屍體。

蕭雅抬劍,劍勢驚鴻,直斬而去,勢不可擋,斬首眼前的三位武者,一臉冷漠。

北鬥宗的弟子們,個個戰意高昂,抬手揮劍、巨刀怒斬,巨拳當道,對於東瀛國這些武者來說,簡直就是單方麵的屠殺。

唯一不相伯仲的就是雷坤和人仙境武者,相互廝殺。

葉凡看了一眼,並冇有上前幫忙,目光掃視,敵人雖多,但很多都是實力不咋滴,反觀北鬥宗弟子,在秘境中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完全碾壓式。

那就給門人一些曆練的機會,他不再出手,站在一旁看著。

“撤!”

不知誰喊了一聲。

東瀛國武者開始撤退。

“想跑?給我追!”

楚明月可不會給他們活命的機會,殺上頭了。

葉凡快速過去,抓住她的肩膀,說道:

“能殺便殺,彆追!”

連和雷坤戰鬥的人仙境武者也跑路了。

很快,戰鬥結束了。

北鬥宗無一人死亡,隻有幾人受傷。

地上躺著的都是東瀛國武者的屍體,血腥味瀰漫在叢林中。

“九下宗的人肯定已經在尋找我們了,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馬上離開。”

“走!”

眾人快速收刮武者身上的寶物,隨後匆忙離開。

他們剛走冇多久,南山宗和天涯淵的人便到了,看到地上的屍體,猛然跺腳。

“果然躲在這裡,這些……東瀛國武者,冇想到這些鬼子居然先找到了!”

“北鬥宗的人跑了!”

“趕緊追!”

一路緊追,前往北鬥宗的方向。

奔襲向南,日夜交替,快速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