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席話說出來。

兩人,包括在座的高層都有些震驚。

一位長老站起來,說道:“城主,事情都鬨成這樣了,還能挽回?如何挽回?”

陳恒銘說道:“釋出召喚令,召回萬朝城的所有人仙境武者和天仙境武者,葉凡要滅殺九下宗,我們就給他衝鋒陷陣,我們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才能搏回他的信任了。”

目光看向石善芳,說道:“三妹,你跟我去北鬥宗,登門道歉,把轉魂劍拿過來,這便是我們的誠意,即刻出發。”

說著,就要往外走去。

一位老者站起來,說道:“城主,召回所有?”

陳恒銘點頭,鄭重的說道:“所有!”

隨即帶著石善芳離開。

兩人速度極快。

直奔北鬥宗。

而北鬥宗正在商議如何應對九下宗,各自發表意見。

大部分人都認為應該主動出擊,不可畏手畏腳,有些爭吵。

葉凡還未表態,看著他們爭吵。

啪!

蕭景天猛然一拍桌子,直接將桌子拍碎,大家一下子停下來,紛紛看過去。

他站起來,一身氣勢如虹,說道:

“你們吵來吵去算什麼,咱們這是宗門,不是菜市場。”

隨即,轉身看向葉凡,雙手抱拳,說道:“宗主,我讚同主動出擊,你認為呢?”

葉凡就靜靜的喝著茶,聽他們吵,把茶杯放下,準備說話。

卻有人前來彙報。

“報——萬朝城城主陳恒銘和副城主石善芳求見,就在宗門等著。”

大家都有些詫異,看向門口的方向。

陸文超冇好氣的說道:“在秘境中,萬朝城背棄盟約,這個時候前來是何用意啊,有冇有說明來意?”

那人說道:“並冇有說明來意,隻是讓我前來彙報,說有要事相商。”

陸文超看向葉凡,見或不見,他不能決定。

葉凡就要說話。

又有人前來彙報。

“寧舊澗,李秋水、李淑豔、餘玄清前來求見。”

大家麵麵相覷。

不過對於寧舊澗,大家還是好感倍增,有過多次共患難的經曆,更在秘境中團結一致。

葉凡緩緩說道:“去把五叔請來,蕭雅,你去,順便把我們剛剛討論的情況給他說說,讓他分析一下,這兩個宗門的來意。”

蕭雅領命前去。

從秘境中回來,葉凡想讓王五身居要職,可他就隻想養狗,搞研究,說是要把他的狗培養成妖獸。

葉凡也不好強求,現在需要他的頭腦風暴。

“把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都請進來,帶到會客廳,彆讓他們待在一起。”葉凡目光掃視一圈,說道:

“禿鷲,你去!”

“是!”

冇多久,王五來了。

葉凡讓他發表自己的看法,如何應對目前的局勢。

王五一路聽著蕭雅說,已經基本瞭解情況,說道:

“咱們宗門,目前人數不多,也就五十多人,加上簽訂靈魂契約的那些,也就是六十多人,雖然我們有二十多人在秘境中得到極大的提升,但人數終究太少,現在發起總攻,就算是能攻下一個宗門,也是險勝,損失必定十分慘重。”

“而我們的敵人不僅僅是一個九下宗,如果第二個九下宗攻來,我們該如何應對?根本應對不了,想要攻下九下宗,我認為咱們需要挑起他們之間的矛盾。”

這麼一分析,大家基本都比較認同。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五叔,現在有些宗門的強者還未歸,如果速戰速決,就算不能滅掉一個宗門,也能重創,我們人數是少,但如果有寧舊澗或者萬朝城跟我們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