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朝城和寧舊澗跟咱們一起攻打其他九下宗?”王五有些詫異。

其他人也很詫異,這似乎不可能。

攻打九下宗需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小,一般情況下,小規模的爭鬥還是有的,但大規模的戰爭不會發生。

大家看向宗主,發現宗主很平靜,似乎有所預料。

王五看向他,問道:“宗主,你認為這兩個宗門會跟咱們一起出手?”

葉凡思索一會兒,說道:“我跟黑匣子劍客和邪月瞭解過寧舊澗的澗主,她跟過我師父一段時間,這個時候,寧舊澗前來,應該是合作,而不管她們什麼目的,我都會以這個為代價,否則一切免談。”

王五點了點頭,說道:“宗主,不如就把寧舊澗和萬朝城請過來,如果真如你所說,咱們可以一舉拿下至少兩個宗門。”

葉凡看向禿鷲,說道:“請過來!”

禿鷲轉身離開。

冇多久。

萬朝城的城主陳恒銘、石善芳;寧舊澗的李秋水、餘玄清、李淑豔來到議事大廳。

陳恒銘第一個說話,抱拳,客氣的說道:

“葉宗主,我來給你道歉的,我三妹在秘境內違背盟約,背信棄義,導致北鬥宗蒙受損失,我萬朝城願意賠償,請葉宗主提出要求,隻要在能力範圍內,我會儘力滿足。”

葉凡有些詫異。

武道世界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是不能理解,隻是冇想到陳恒銘居然來道歉,他可是一城之主,代表的是萬朝城的態度。

“陳城主,你這是何意?你們可是九下宗之一,就算背棄盟約,你這個一城之主也不至於來跟我道歉吧,我北鬥宗如今麵臨敵人眾多,也不會跟你們計較,我想不明白。”

這是他的疑惑,也是北鬥宗諸人的疑惑。

陳城主意示石善芳也道歉。

石善芳雙手抱拳,單膝跪地,誠摯的說道:

“葉宗主,在秘境,我確實做得不對,違背盟約,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我萬朝城也願意賠償,靈丹妙藥、兵器法寶,隻要我能給的,我不會猶豫。”

在場的人都很詫異,包括寧舊澗的人。

葉凡也被詫異到了,萬朝城的舉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楚明月在一旁,說道:“萬朝城還真是會做生意,說要的盟約,我們麵臨死亡危機,你們就背叛盟約,如今重新歸來,得知我姐夫未死,你們就過來道歉,隨便賠點廢銅爛鐵就想挽回我們北鬥宗的信任,你們是覺得我北鬥宗好糊弄嗎?”

一旁的陳城主和石善芳並冇有反駁她,低頭沉默了一會兒。

石善芳再次說道:“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無法挽回,不過我來道歉也是真心實意的,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包括我的性命。”

楚明月還想再說話,被葉凡阻止,道:“明月,你坐下。”

她很不服氣,但還是坐下了。

葉凡看向陳城主,說道:“陳城主,你既然是帶著誠意來的,你肯定想好如何補償了吧?不如你先說說。”

“宗主……”蕭景天看向他。

葉凡擺了擺手,讓他彆說話。

陳恒銘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現在九下宗都在發出召喚令,召回宗門強者,想必北鬥宗的諸位也聽說了此事,北鬥宗的強者確實有,特彆是你們這些從秘境歸來的人,修為極強,但你們的基數終究太少,如果其他九下宗聯手,你們必死無疑。”

“我此番前來道歉,帶著真摯的誠意,我萬朝城願意和北鬥宗同生共死,一起抵抗九下宗的攻擊,你們缺少人手,我萬朝城有,我已經下令召回宗門強者,就算不能徹底抵抗,那就讓我萬朝城和北鬥宗共赴黃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