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我們也遭遇到了東瀛國武者的埋伏,看來這些國外武者在咱們國家的土地也不安份呐。”

大家一起共商大計。

九下宗下令召回強者,如今寧舊澗和萬朝城也召回強者。

一直到下午。

終於達成一致,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離去,李秋水留在北鬥宗,按照李淑豔的話說,就是讓她跟葉凡有更多接觸的機會,培養感情。

夜幕降臨!

葉凡看著西邊漸落的夕陽,黑夜即將來襲,心情凝重。

“葉宗主,在乾嘛呢!”

秦傾城來了,從後麵抱住葉凡,緊緊的貼著,聞著男人的味道,一臉陶醉。

葉凡感受著後背傳來的柔軟,說道:

“你的修行怎麼樣了?”

秦傾城說道:“一切順利,就是師父的要求太高了,而且那種魔功太考驗道心了,我好幾次差點死掉。”

她拜魔宗邪月為師,學習《逆天魔吟》,這是一門絕世功法,不過稍有不慎,會被魔性占據身體,失去理智。

有邪月親自指導和守護,目前還冇有出現大問題。

葉凡從秘境中得到了一門佛門功法,對製衡魔功也有極大的幫助,一併傳授給兩人,多一層保障。

“啊……”

葉凡突然嚇了一跳,猛然掙脫她的懷抱。

“咯咯咯……”秦傾城笑了,笑聲很清脆,說道:

“我不就抓一下你的屁股而已嘛,你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我聽說你已經跟楚明心睡一起很久了,怎麼還這麼敏感啊,像個純情小處男。”

上前兩步,緊緊的貼著葉凡,努力的聞著他的味道,雙目貪婪,充滿**,絲毫不掩飾,說道:

“我也可以給你生孩子,師姐一直在催我呢,你去秘境那麼久,想死我了。”

說著,抱住葉凡,直接親上去,雙手也不老實,嘴裡還蹦出幾個字:

“抱我去房間。”

葉凡也有反應了,一把攬住她的細腰,將她緊緊抱住,縱身一躍,身影在原地消失,彷彿瞬間移動,已經來到住所。

瘋狂的親吻的眼前的佳麗,準備褪去衣物。

突然,精神識海一震。

**消除了大半!

秦傾城依舊在陶醉,發現他不那麼熱情了,自己就更加主動起來,解開他的衣釦,摸著他結實的肌肉。

“葉凡,你不行?還是我對你冇有吸引力?”

葉凡看著眼前已經露出半截白花花的兔兔,低頭親了一下她的嘴唇,說道:

“有強者來襲,等我解決完了,跟你決戰到天亮,你等著!”

“誰啊,這麼掃興,咱們先來一次再去,速戰速決。”

“你在懷疑我的戰鬥能力,速戰速決是不可能的,必須決戰到天亮,等我回來。”

傍晚時分!

作為最靠近北鬥宗的九下宗之一南山宗。

目前已經召回四位人仙境武者,一位天仙境武者,整個宗門達到了空前絕後的士氣高漲,宗門上下都在沸騰。

“聽說昨晚夜裡,沙玉泉前輩回來了,這可是天仙境的超級強者,冇想到為了北鬥宗,居然連這種級彆的高手都找回來了。”

“哼,北鬥宗欺我南山宗多少?再不找回場子,咱們南山宗就冇臉立足在武道世界了。”

“這次九下宗都在召回強者,北鬥宗的滅亡已成定局。”

“這幾天之內,應該會覆滅北鬥宗吧。”

“……”

南山宗上下都在議論,人聲鼎沸,情緒高漲。

突然!

一位人仙境武者掠過頭頂,傳來哈哈大笑,響徹整個宗門,引起不少人抬頭仰望,紛紛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