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香寒前輩,冇想到她也回來了,聽聞一百年前就已經是人仙境巔峰,不知如今踏上天仙境了冇有。”

每一個強者歸來,宗門的人都非常興奮。

南山宗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北鬥宗蒙受多少羞辱,這一次,他們要一次性拿回來。

而在南山宗內部的議事大廳裡。

宗主鄭啟烈有些說不上話,平日裡,他是一宗之主,一言九鼎,可如今絕世強者迴歸,他的話語權在降低。

身為天仙境的超級強者沙玉泉擁有最高話語權,他一襲綠袍,腰間佩劍,兩鬢斑白,仙風道骨之韻儘顯而出。

此刻的他表情嚴肅,盯著宗主以及諸位長老,說道:

“身為九下宗之一,你們如此懦弱,一個剛出現不到三年的小宗門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九下宗的威嚴何在?”

“小小葉凡就讓你們聯手八個宗門,傳出去我都為你們感到丟臉,咱們南山宗可是存在幾百年的大宗門,你們不成為武道界笑話,誰成為。”

“鄭啟烈,馬上召集宗門弟子,隨我出征北鬥宗,我滅了葉凡,其餘人交給你們。”

鄭啟烈和諸位長老都被嚇到了。

沙玉泉散發出來的威嚴太強大,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這可是天仙境的超級強者,仙人之境的極限。

“前輩,我們已經跟其他宗門聯絡好了,八個宗門的人一起出手,咱們要不……”

“鄭啟烈,難道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沙玉泉眼眸一冷,一股強勢的壓製之力轟然而下,把他壓得臉色蒼白,大氣不敢喘,又說道:

“需要其他宗門聯手嗎?我南山宗這麼多強者在這兒,難道還對付不了不足百人的北鬥宗?”

“即刻隨我出發,滅了北鬥宗,用葉凡的腦袋祭天。”

鄭啟烈也不好說什麼,道:“是!”

一會兒!

三千多人集體出動,沙玉泉為首,浩浩蕩蕩的前往北鬥宗人去。

來到北鬥宗麵前!

西邊的夕陽落下,夜幕降臨,黑暗侵蝕,驅逐光明。

沙玉泉盯著前方北鬥宗的大門,一臉輕藐,道:

“這就是北鬥宗?一個小小宗門居然還有護宗陣法,今日我就將你們口口聲聲說法武雙修的強者葉凡斬於劍下。”

說罷,拔出利劍。

一時間,劍氣激盪,如同狂暴的海嘯,奔襲而來,劍氣切割周圍的一切,連護宗大陣都被動防禦,亮起一條條紋理,抵禦劍氣。

一股強勢且恐怖的氣勢鋪天蓋地而來,南山宗的弟子們都能夠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還好不是針對他們的,不然他們已經是死人。

一位地仙境武者已經迫不及待,抬手揮刀,刀芒怒斬向護宗大陣,嘴裡還喊著話語:

“北鬥宗的人出來受死!”

噹!

霸道的刀芒斬向大陣,發出巨響,陣法嗡響,亮起符文,將刀芒反彈向遠方,並且出現任何的裂痕。

而這一刀,打擾到了葉凡和秦傾城之間的親熱!

葉凡看著眼前麵色潮紅的美人,忍不住捏一下她的臉蛋,說道:

“等我回來。”

轉身離去。

秦傾城有些失望還有些憤怒,馬上跟出去,說道:

“老孃去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掃了我的興,老孃要將他碎屍萬段。”

兩人走向大門而去。

其他大殿也有人走過去,途中相遇。

“宗主,你也聽到了?”

“什麼人?”

“不知道……”

“報!”終於有人來彙報了,看到葉凡在這兒,雙手抱拳,急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