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玉泉驚呆了。

連連後退幾步,不過並未傷及自己。

“吼!”

林溫柔再次發出怒吼,縱身一躍,高高跳起,隨後從天而降,一個巨拳轟殺下來,彷彿拉拽下來一座大嶽之山,拳勢遮天蔽日。

“前輩,我們助你一臂之力!”

南山宗的眾多弟子紛紛出手,欲要和沙玉泉共同抵抗這一拳。

此刻!

站在陣法之內的葉凡很是著急,馬上召集來魔宗邪月。

當她看到外麵以一己之力獨戰千人的林溫柔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至暗之氣,直接驚呆了,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入魔時,身上儘是魔氣。

可跟眼前的林溫柔相比,自己的魔氣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林溫柔的氣息彷彿來自地獄,那種給人靈魂深處致命的恐懼感。

“她……她怎麼回事?”

葉凡很著急,說道:“這麼跟你說吧,她的體內住著一隻惡魔,平時不會出現,隻有遇到生死關頭纔會出來,一旦出來,敵我不分,處於暴走狀態,戰力也是呈數倍增長,甚至會透支身體來戰鬥。”

“如果不能及時阻止,她會透支身體直至死亡,你還記得我教你的佛法吧?還有剛從秘境帶回來的佛法,其實我學那些完全就是為了我的師姐,一旦發生這樣的情況,我得助她恢複。”

葉凡有師弟、有師兄、也有彆的師姐,但那些人從他下山至今冇跟他見過麵,而林溫柔經常跟他照麵。

其實也是刻意為之,為的便是這個時候,身邊有葉凡鎮住。

邪月點了點頭。

自己體內的魔功,因為葉凡教她的佛法,得到了很好的壓製,如今已經基本可以控製,這是她這近兩年來,在北鬥宗最大的收穫。

“我該如何做?”

葉凡看向外麵,師姐依舊在激戰,說道:

“你對付那位天仙境武者,我以佛法安撫我師姐的情緒。”

看向旁邊,喊道:“五叔,計劃有變,儘快解決戰鬥,殺出去,你來安排。”

原本的計劃中,他們待在陣法內拖延時間,一個都不需要出陣,這是最能減少傷亡的辦法。

可現在出現林溫柔這個意外,臨時改變策略。

“收到,宗主!”

他領命。

葉凡看向深處,說道:“陳玉娟,你們撐住。”

隨即,縱身一躍,出陣法之外。

和邪月一起,奔向戰場。

北鬥宗的其他人也緊隨兩人而去,速度極快,形成一定的陣型。

“南無、那羅謹墀。醯利摩訶、皤哆沙咩……”

葉凡腳踏虛空,來到師姐和沙玉泉的戰場之上,雙手合十,嘴裡念著佛門咒語,渾身薩那泛出淡淡的金色光暈,不斷垂落。

金光照耀,他彷彿像是一個得道高僧,金色的光暈宛若細微的雨露,垂落而下,降落在戰場之中。

嘴裡始終唸唸有詞:“……呼嚧呼嚧摩羅,呼嚧呼嚧醯利。娑羅娑羅,悉唎悉唎,蘇嚧蘇嚧……”

一連竄的佛法散出。

林溫柔感覺到了,似乎恢複了一些理智,但十分痛苦。

她在拚命掙紮,戰意錯亂。

沙玉泉看到如此情況,頓時大喜。

機會!

抬劍,劍芒十八道,快速融合,形成一道足以比月光更加耀眼的劍芒,似乎要斬開這月光。

劍勢驚駭,如長虹倒掛。

林溫柔的自身在內鬥,根本無暇顧及外在的敵人。

這一劍有雷霆之力,牽動天地之力無數,淩厲的劍芒怒斬而來,一旦斬中,林溫柔便會被劈成兩半。

“殺!”

一聲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