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芒怒斬,利劍奔襲,直指林溫柔。

“逆天魔吟——第一刀!”

旁邊響起一道聲音。

魔宗邪月手持魔刀,渾身散發出一股魔氣,同時身上也有淡淡的金色光暈護體。

這是她這段時間最大的收穫。

使用《逆天魔吟》,但不至於被魔功侵占身體意誌,完全掌控這一功法。

一刀斬出,刀威浩蕩、帶著恐怖的魔氣縱橫而去,周圍的一切似乎陷入了黑暗,魔氣吞噬所有。

沙玉泉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邪月,你敢使用魔功,你等著被魔性吞噬致死吧。”

沙玉泉認識邪月的,同為天仙境武者,自然會相識。

邪月的狀態他也比較清楚,一旦使用魔功,隨時會錯亂,被魔性主導,隨時會死,不過魔刀確實很強。

但沒關係,魔刀強,可以躲,直至邪月透支身體而死。

鏘鏘鏘……

他斬出的利劍和魔刀第一斬碰到一起,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沙玉泉快速後退,並不打算主動進攻,而是將目標轉移,盯著雙手合十,不斷誦經的葉凡。

這纔是他最終目標。

邪月裝出逐漸被魔性主導的掙紮,表情有些痛苦,說道:

“沙玉泉,就算我被魔性主導,被魔性所殺,我也要拉你墊背,接下我的第二刀吧。”

她就是要讓對方大意。

她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沙玉泉不跟她打,她是殺不掉對方的,但對方也殺不了自己。

那就互相纏鬥吧。

第二刀斬出!

刀威比第一刀還要強,她轉移位置,把身後留給葉凡和林溫柔。

俯視看去。

北鬥宗的弟子已經儘數殺出來,形成一定的陣型,開始屠殺南山宗的弟子們。

在王五的指揮下,頗有章法,深入敵區。

“這些人……怎麼這麼強……”

“明明冇有武者氣息,卻這般強大,到底怎麼回事啊!”

“剛剛聽沙前輩說好像是什麼修仙者,啥是修仙者啊?”

“不懂……”

他們層次達不到,自然不知道修仙者的存在。

甚至有些人隻是看到一些古籍上有記載,但從未真正見過,也是心存質疑。

“梁策,助我!”

雷坤揮動長刀,施展《星辰九變》的刀法,吸收來自星空之上的力量,他欲要斬殺眼前這位人仙境武者。

梁策快速移動動身去,感應周身大道。

天地大道萬千,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道,修行便是修自身之道。

梁策正好可以截道!

“雷坤,你還記得我嗎?”這位人仙境武者看著他,顯然有些詫異,說道:

“我去找你師父論道過,當時你就在旁邊端茶倒水,冇想到你如今叛出長甘宗,成為北鬥宗的弟子,修為也達到瞭如此地步。”

雷坤仔細回想,好像還真有點印象,說道:

“我記住你了,當初你還想把我從我師父身邊搶過去,我師父不給,後來,我外出,遇到你的弟子,那是你派來殺我的,你認為我天賦好,不想讓我成長起來,這是你的弟子臨死前說的。”

“誤會,我從未說過這樣的話……”人仙境武者急忙否認。

雷坤一臉冷漠,抬刀,一把長刀爆發出恐怖的刀威,浩浩蕩蕩,周圍的大道都在轟鳴,天地之力不停的被吸收,說道:

“說冇說過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我們是敵人,就由你親自來殺我吧,”

話畢!

一刀橫推過去,刀芒霸道,逆推一切,彷彿摧毀前方所有。

人仙境武者手持一把戰戟,挑動而來,劃破長空,氣勢威猛,宛若獵豹從深山咆哮而出,絲毫不弱於雷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