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鏘鏘鏘……

雙方碰撞,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雷坤儘管是修仙者,但實力上還是和人仙境有一定差距的,直接被戰戟挑飛,肩膀上出現了一個血窟,鮮血直流。

那是殺芒穿透。

“雷師兄,就是現在!”

梁策終於尋到對方的道,快速截斷。

雷坤聞言,如同雷電般瞬速,一瞬而起,揮動長刀。

分秒必爭!

一把長刀直搗前方,怒斬千裡,身影一閃而過,已經將驚鴻步提升到極致。

而人仙境武者還在發愣,不知為何自己的道突然失去聯絡,渾身使不上勁,根本反應不過來。

噗!

一刀已經穿透肉身,來不及反應。

“這……你……”

口吐鮮血,難以置信,揮動手中戰戟。

雷坤手中的刀橫切,長刀出,沾滿了鮮紅的血液,順勢斬斷一條手臂,猛然後退,盯著胸口到胳肢窩的那道長長血口不斷流血,以及斷臂。

儘管如此,人仙境武者依舊未死,臉色蒼白,憤怒不已,殺意瀰漫在空中。

單手持戰戟,爆發出更加恐怖的戰意。

“雷坤,我要殺了你……”

整個人殺過去,似乎已經進入了癲狂的狀態。

雷坤冷笑,手持長刀,嘴角一揚,說道:

“破綻百出,你要死!”

很巧妙的躲開他的戰戟,似乎很輕鬆,破綻太多,繞到身後,一刀橫斬,在他的後背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啊……”

慘叫聲傳來,整個人朝著前方砸去。

本想乘勝追擊,卻被他人阻攔。

三位入道境武者突然殺來。

“前輩,我們來助你了……”

類似於這樣的戰鬥,到處都是。

這一場戰鬥很是激烈。

戰場之外有人在觀戰。

北鬥宗作為被九下宗準備聯手攻打的宗門,肯定會派人監視北鬥宗的一舉一動。

南山宗突然殺向北鬥宗,屬實意外,對於其他的同盟宗門來說也是意外。

監視之人已經將情況彙報給宗門。

至於要不要趕過來和南山宗一起滅殺北鬥宗,由宗門高層決定。

南山宗主動發起的戰爭,其他同盟都冇反應過來,更有像天涯淵這樣距離比較遙遠的宗門根本一下子趕不過來。

無法支援,至於比較靠近的宗門,目前為止,並未看到有人過來支援。

“長甘宗的,你們宗門給迴應了嗎?有人來支援嗎?”

問話的是風霜山莊的人。

對方說道:“目前冇有迴應,隻能暫時靜觀其變。”

雲巢宗的一位弟子說道:“我剛剛和宗門那邊取得聯絡,南山宗突襲北鬥宗,完全冇跟我們打招呼,並未提前知曉,而且跟之前的計劃不符,我們宗門召喚的強者還未到齊,暫時是不可能過來支援的。”

“宗門給的回饋是監督戰況,隨時彙報。”

雲蒼宗的弟子也說道:“我們宗門也是這個意思,既然南山宗想要獨戰北鬥宗,那就給他機會好了。”

長甘宗弟子看向戰場那邊,依舊激烈,說道:

“從目前的戰況來看,北鬥宗儘管人數不多,但戰力超群,而且組織能力極強,形成一定的陣型,根本無法突破,領頭的那些人,如蕭景天、禿鷲、雷坤、楚明月、蕭雅這些人都很強,我記得以前他們並冇有這般強……”

“沙玉泉被邪月牽製,南山宗宗主被斬首,人仙境死了六個,僅剩兩人,照這樣的局勢下去,在場的南山宗弟子都要死光。”

“分析得很到位呀!”一位老頭突然出現,佝僂著腰,像是個垂暮老人,但誰都不敢低估他,深邃的眼眸,一身強橫的修為,他很隨意的看向戰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