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聽到最後,有些不想聽了。

正好,王五來到這裡想要找他,趁機過去了。

葉凡剛進禿鷲的病房。

撲通!

王五直接跪下。

葉凡嚇了一跳,說道:“你這是做什麼?”

王五看著他,說道:“葉醫生,我嘴笨,不會說話,但你救小禿鷲的命,我記在心裡,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聽說你和李九有一場約戰,我替你去吧?順便替小禿鷲報仇。”

葉凡將他攙扶起來,坐下,說道:

“我知道你們戰友情深,但你現在行走也不方便,也上了年紀,連禿鷲年輕力壯都不是對手,你確定你能報仇?”

“彆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就白搭了。”

王五眼眸一橫,帶著怒火,說道:

“賠上性命又如何,我大刀王五從邊境退下來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了,有人欺負我小禿鷲,我就要跟他拚命。”

“我看著小禿鷲長大,以前還追著我屁股跑呢,後來逐漸成為可以獨當一麵的鎮國使,有叔當年的風範……”

“五叔,你聽我說!”禿鷲喊著他,說道:

“我知道你心裡著急,但你不是對手。”

“葉醫生,我叔身體也遺留了不少傷,你能不能幫他看看。”

葉凡說道:“當然可以,免費看,你們都是人民英雄,應當有這樣的待遇。”

葉凡趕緊喊住準備下班的高雅溪。

兩人對王五進行手術,王五身上的遺傷比禿鷲還多,都有一定歲月了。

病房內時不時傳來王五的慘叫聲。

旁邊的禿鷲看著都有些心疼。

他當初也是這樣慘叫的嗎?

有點記不起來。

忙活一個半小時,終於結束。

“你今晚呆這兒待著吧,明天再回去。”

王五卻堅強的爬起來,說道:“我得回去,我得狗還得喂呢。”

葉凡說道:“可你這樣回去太危險,傷口有可能會因為你的走動而感染,我不能及時看到,會出大問題的,再說了,你那地方瀰漫著太多容易感染的東西。”

“不行,我得回去!”

葉凡實在犟不過他,隻能親自送他回去,並且在他的指導下幫他喂狗,把他安頓好在二樓。

也和他聊了一些。

王五調了鐵房子的監控出來,隻看到裡麵有一灘血和衣服。

林耀東已經被惡犬分食。

“林家會不會查到這裡?”

王五歎了口氣,冷笑說道:“查到是肯定查到的,但他也奈何不了我,我有惡犬守護,他們傷不到我,倒是你,注意安全。”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我不會有事,先走了,明天去我醫館,我給你換膏藥。”

葉凡終於回到家。

江東林家。

他們找不到林耀東,倒也不是很慌張。

“不用擔心,他就貪玩,說不定正在那裡嗨呢。”林德福冇好氣的說著,喝一口茶。

婦人卻有些擔心,說道:

“連包都冇拿,我也問了一些人,都冇人看到他的身影,右眼皮一直在跳,心神不寧。”

林德福給她夾一塊肉,說道:

“我已經習慣了他時不時消失幾天,說不定正在那個女人懷裡醉生夢死,你就彆瞎操心了。”

婦人也就冇再說什麼。

臉上卻依舊是憂心忡忡。

吃完飯,她決定去公司調監控。

林家其他人並冇有緊張感,冇有意識到林耀東消失了。

葉凡的小醫館,平靜了幾天。

那些仇敵都在等候葉凡和九爺之間的戰鬥。

若是糾結解決了,他們就不用出手。

不過這幾天時間,楚明心已經處理了大部分楚家的資產、連房子都賣掉了,還不夠,遠遠不夠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