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低頭看向下方,手中利劍嗡響,劍鳴震顫,一股淩厲的劍意籠罩而下,嘴角一揚,說道:

“這些小雜碎,交給我,縱使有千萬人,我要殺,誰也阻擋不了。”

抬劍,一道淩厲的劍芒劃破長空,冇有任何的招式,很隨意的一斬而下,劍勢驚駭,斬破長空。

“張桂麗……”

陳高峰的身影在原地消失,直奔而去,下方弟子承受不住這一劍。

“陳高峰,你的對手是我!”

駝背老人揮動手中的大刀,刀氣縱橫,刀芒霸道,斬破虛空,襲殺過去,速度極快,擋住了陳高峰的去路。

鏘!

截殺住了!

曹凝珍想要出手,可被李清河死死的盯著,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而她身邊的李秋水衝下去了。

她未達天仙境,不在這幾位的關注範圍之內,自然不會管。

“天仙境武者……”

下方的萬朝城弟子和寧舊澗弟子都慌了。

李淑豔縱身一躍,說道:“秋水,接著!”

從空間法器中取出一物,看著像是廢鐵,卻散發出一股古老的氣息,並不是很明顯,用力扔給衝下來的李秋水。

李秋水的速度極快,穩穩的接在手中,站立在下方眾人之上,抬頭,看向殺下來的天仙境強者張桂麗。

那一道劍勢,彷彿要將這一片天地摧毀,足以毀滅身後數萬的同門。

雙手持著這塊類似廢鐵的東西,舉過頭頂,輕閉雙眼,腦海中不斷回憶她在北鬥宗的所見所聞、在秘境中和葉凡相處時,葉凡給她說的關於修仙者如何調動天地之力、世界大道、萬物之生命力的話語……

很快便能吸收靈氣入體,轉化為真氣,灌入手中的廢鐵中。

其實在他們剛從秘境歸來時,澗主便召見所有歸來之人,以及宗門高層,告知從秘境取回來的寶物,若能以修仙之法催動,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李秋水是跟隨在葉凡身邊時間最長的人,見識到北鬥宗之人的修行,便是不二人選。

在宗門之時,她已經在嘗試,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今天在北鬥宗,她還特意請教了葉凡,葉凡親自指導,她一下子頓悟了,第一次成功。

現在再次引靈氣入體,轉化為真氣。

這是第二次成功。

廢鐵散發出古老的氣息,磅礴而雄渾,泛起淡淡的銅色,彷彿變成了一層護盾,更有一股橫推之力推向前方。

“成功了!”

李淑豔在下方,感受到這古老的氣息,激動不已。

淡淡的銅色,充滿古老的氣息與神韻,將下方所有人都籠罩,護住,彷彿形成一道薄薄的牆。

光暈淡然,卻給人一種磅礴大氣的感覺。

利劍鋒芒,從天空而降,來勢洶洶,勢不可擋的淩厲。

咻!

速度極快,宛若閃電之光,富有雷霆之力,斬破所有。

終於觸碰到了這塊廢鐵般的物體。

鏘鏘鏘!

無限星火激射而出,利劍與廢鐵接觸,劍尖鋒利,欲要擊穿這塊廢鐵,卻發現宛若遇到了堅不可摧的牆壁。

“嗯?”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不僅僅是來自李秋水的力量,更有一股來自遠古的力量從廢鐵中散發而出,形成一種保護意識。

隱約間看到廢鐵出現了幾個奇怪的符文,看不懂,卻蘊含極強的道意神韻,不斷反抗他。

“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那幾個符文突然變得有攻擊性起來,吞噬劍意,吸收劍氣,無形中的一股強大氣勢洶湧過去,將她橫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