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數人震驚的抬頭看向天空。

“林師姐恢複了。”

“終於冇事了,宗主要出手了。”

“你們知道宗主多強嗎?什麼修為!”

“不知道,聽說很強,至少也是化神境了吧。”

“反正我們宗門最強的就是宗主了,他在秘境殺那兩位人仙境,如同踩死兩隻螞蟻般簡單,對付沙玉泉這個天仙境,應該也不難吧。”

“不知道,看著吧!”

“……”

無數人懷著期待的心情觀戰,同時斬殺眼前的南山宗弟子。

腳下早已堆滿屍體,血流成河。

葉凡很憤怒,一劍指天,穿透黑雲,直接破開,皎潔的月光照耀下來,這一片恢複了光明。

準備斬落利劍鋒芒時,肩膀被身邊的林溫柔搭住,說道:

“師弟,是他讓我有了危機感,讓我體內的惡魔覺醒,把他交給我吧。”

葉凡轉頭,看了她一眼,可以感受到師姐的怒火,說道:

“師姐,我知道你可以殺他,但我要速戰速決,還要去南山宗支援寧舊澗和萬朝城呢,剛傳來訊息,那邊來了三位天仙境武者,寧舊澗和萬朝城才兩位,如果我們不趕過去,那邊恐怕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所以,師姐,我們一起動手吧!”

林溫柔縱身一躍,身影消失,無形中的壓迫感在高空中形成,她的身影非常矯健,根本看不清。

“老孃已經壓製了三年的惡魔,居然因為你又甦醒了,打爆你的豬頭!”

一個巨大的拳頭從天而降,宛若一座泰山壓頂,遮天蔽日,遮住了大片的月光,轟然落下。

另一邊,葉凡手中利劍斬落,速度極快,劍芒淩厲,劍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劍斬南天門!”

一劍欲要開天門,斬開天庭之上的南天門,劍威浩蕩、欲要破開這蒼穹,撕裂月光,蘊含著磅礴的大道之力,瞬間而至。

兩股超強的殺勢奔襲而來,比之邪月更強。

他慌了,眼神慌張,手中長劍不知阻擋誰比較好!

一個巨拳,雄渾戰意,彷彿帶著來自太古的神魔之力,拳威浩蕩天際,遮天蔽日,擋住了月光。

一把利劍,劍芒淩厲,蘊含著極強的天地大道之力,從天而降的劍威無與倫比,斬落,斬破了月光。

師姐弟兩人的殺勢凶猛無比,帶著濃烈的殺意,殺向沙玉泉。

他很緊張,麵對兩人的殺勢。

單單一個林溫柔就已經讓他很難受,現在又加上一個葉凡。

“冇想到葉凡也這麼強!”

他內心很詫異,原本以為葉凡這人,聞所未聞,應該不強,可這一劍的劍意帶著毀滅性的。

他已經開始後悔了。

抬劍,揮動劍式!

一把道劍芒環繞己身,接連成排,化作一層厚厚的劍盾,他要抗住兩人的攻擊,再尋找機會反擊。

瘋狂的引動周圍的天地之力,雄渾的勁氣從體內不斷湧出,十八道劍芒變得十分淩厲,展露四方。

“給我死!”

林溫柔的巨拳先到,宛若一座大嶽之山轟然砸下,砸在成排的劍芒之上。

轟隆!

一聲巨響,成排的劍芒在劇烈搖晃,出現了星火,出現裂痕。

裂痕如蛛網,逐漸擴散,速度稍微有點慢。

此刻的林溫柔並不處於暴走狀態,實力比不上之前,但也是十分蠻橫的存在。

而葉凡的那一劍即將到來。

沙玉泉承受著這一拳的威力,整個人臉色蒼白,憋紅了臉,滿頭大汗,他一刻都不敢鬆懈。

內心極為震撼,這兩人的強大超出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