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再給他一個選擇的機會,他絕對不會選擇來攻打北鬥宗,至少不會單獨行動,選擇跟其他九下宗聯手。

鏘鏘鏘……

那恐怖的一劍也來了。

這一劍要比那一拳還要強勢。

成排的劍芒瞬間炸裂,化作碎片光雨,激盪起狂風海嘯般的氣浪,掀飛四周的一切,高山、巨樹紛紛被摧毀。

而巨拳和利劍還未到終點,依舊殺過來。

他在劍芒炸裂的瞬間,五臟劇震,手臂發麻,有那麼一瞬間,使不上勁。

想要躲避這一劍一拳,已經來不及。

嘭!

噗!

一拳打在臉龐上,鼻梁骨直接打斷,下顎骨打碎,雙眼飆血、牙齒不知斷了多少顆。

一劍刺穿心臟,滾燙的鮮血順著利劍飆射出來,濺了葉凡一身,但他並未在意,反而戰意越發強盛。

在巨拳的推力下。

沙玉泉的屍體橫飛向遠方。

下方諸人驚呆了。

南山宗弟子原本還有一些戰意,看到這一幕,軍心渙散,已無心再戰。

“沙玉泉前輩被殺了……”

“一代天仙境超級強者,居然被殺了,難以置信……”

“死了?一代天仙隕落了?”

“還打什麼打,宗主死,天仙境前輩死,長老們死,還打個屁,趕緊撤……啊……”

“……”

想要逃,已經不可能了。

無心再戰,北鬥宗弟子卻戰意高漲,不斷追擊。

特彆是楚明月,邊追邊喊。

“給姑奶奶站住,前麵的,彆跑……”

突然!

一道淩厲的劍芒從天而降,所向披靡,斬落前方,冇有什麼人可以阻擋。

轟!

一劍斬落,數百人被殺,血液狂流,鮮血狂飆,聲聲慘叫傳來,殘肢斷臂、甚至有的人連屍骨都冇有,化作血霧,飄蕩在空氣中。

持劍之人站在前方,擋住了所有人的逃亡之路。

“葉凡……”

看到葉凡,彷彿看到了來自地獄的惡魔。

葉凡一臉冷漠,抬手揮劍,一道劍芒瞬間無限放大,橫斬過去,無數人的身軀被斬成兩截,鮮血橫流。

這一幕極為血腥。

幾乎冇幾個敵人可以站起來。

“姐夫,你彆全殺了呀!”

楚明月很不爽,她還冇殺爽呢,看到自己的獵物不斷死去。

葉凡看著僅剩的十幾個人如同落入狼群的羔羊,並冇有再出手,讓其他人動手。

“宗主!”

“宗主!”

大家紛紛來到他的身邊,激動的呼喚。

葉凡看著眼前這些人,每一個都戰意高昂,血熱沸騰,說道:

“副宗主,清理現場,那幾個人殺了,還有一些冇斷氣的,補上一刀,你在這裡鎮守宗門。”

“蕭景天、雷坤、洪慶、你們這些人跟我走,即刻前往南山宗,今夜,滅了南山宗。”

“是!”

眾人又興奮起來了。

又可以大乾一場。

葉凡第一個衝出去,林溫柔在其左邊,其餘人在身後,速度極快,直奔南山宗。

留下二十多人鎮守宗門。

雲興朝看著滿地的屍體,橫流的血液,大手一揮,說道:

“所有人聽著,搜刮寶物,看到冇斷氣的,補刀,還有那幾個,被讓他們跑了。”

站在遠方觀戰的各個宗門之人。

看到這一幕,有些蠢蠢欲動了。

“葉凡他們去哪裡了?”

“這個方向,好像是南山宗……”

“難道他們打算去攻打南山宗……”

“剛剛那個得到訊息,萬朝城和寧舊澗在攻打南山宗。”說話的是嘉景宗的一位弟子,有些難以置信,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