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等人應該是去支援的,如今北鬥宗戰力空虛,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動手,是不是更容易些。”

這話一出。

其他人眼前一亮。

他們這些人加在一起也有上百人,而目前北鬥宗也就二十多人,應該是可以殺的。

“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長甘宗上!”

“我雲巢宗也上!”

“加上我洪門……”

“還有我風霜山莊。”

幾乎所有宗門都站出來,唯獨嘉景宗在猶豫。

“華前輩,你們嘉景宗意下如何?”

華光耀作為嘉景宗的副宗主,在這些人中,也是修為最強的,他若參與,勝算極大,但他的表情並未有任何的波動,說道:

“我嘉景宗不打算參與,我也勸你們彆動手,不然會死的。”

長甘宗一位弟子說道:“前輩多慮了,北鬥宗的強者已經離開,留下的都是受傷之人以及不怎麼強的人,我們可以應付。”

餘光掃視其他人,說道:“各位,隨我殺進北鬥宗。”

“殺!”

一百多人殺出去,亮出手裡的兵器。

北鬥宗十幾人看到這些人,也是比較警惕的。

“副宗主,那是長甘宗……風霜山莊……九下宗的人……”

“九下宗的人都在了,這是想要趁人之危。”

雲興朝取劍,眼眸冰冷,說道:“北鬥宗弟子,準備戰鬥!”

話音剛落!

一道強勢的刀芒從北鬥宗內部斬出,勢不可擋,地上被刀鋒化出一道裂縫,直奔那一百餘人而去。

百餘人根本擋不住這一刀之威。

頓時橫飛、血液狂飆,心中懊悔不已!

邪月的身影再次出現,站在宗門,盯著前方,說道:

“還有誰?”

南山宗。

十幾萬武者正在廝殺,規模極為龐大,整個南山宗的地盤都被打得稀巴爛,建築物倒塌,大量的山峰被斬,巨樹拔地而起,東倒西歪。

南山宗弟子有接近十萬,奈何對方是五萬的萬朝城弟子和八萬的寧舊澗弟子,雙方的廝殺十分激烈。

南山宗弟子損失慘重,已經連連後退至宗門後山,多處存放修煉資源的地方被掠奪,摧毀。

“今夜,南山宗必須滅亡,給我殺過去。”

萬朝城城主陳恒銘盯著前方的大殿,那是南山宗的主殿,無數南山宗弟子已經退至此,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

地上滿是屍體和流血,身邊的弟子戰意高漲,殺聲震天,不斷呐喊,殺意昂揚。

“城主,南山宗藥閣在那邊,我們要不要殺向那邊?”

陳恒銘看了一眼藥閣的方向,寧舊澗的人已經殺過去,說道:

“不需要,我們直接殺過去,越過主殿便是後山,後山同樣有大量的修煉資源,給我殺!”

“是!”

無數人如同決堤的大壩,一擁而上,十分凶猛。

大軍壓境,莫過於此!

南山宗弟子的士氣有些萎靡,主要是看不到希望,敵人來勢洶洶,他們始料未及,甚至有些人都還冇做好戰鬥的準備。

本以為三位天仙境的超級強者出現,會扭轉局麵,冇想到居然被拖住了。

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弟子加起來有十幾萬,已經對南山宗形成包圍之勢,士氣高漲,揮動刀劍,怒斬前方。

“寧舊澗弟子聽令,雙麵夾擊,彆讓任何一名南山宗弟子逃走。”

一位寧舊澗的地仙境武者揮動手中的利劍,一道淩厲的劍芒橫空斬殺過去,切開了空氣和空間。

斬下三五顆頭顱,身影也快速奔襲過去。

她的身後跟隨著上萬人,聲勢浩大,劍氣如山海不斷橫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