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嘴角一揚,抬劍,再來一劍!

如法炮製,劍斬而下。

“啊……”

黑幽幽的鴻溝傳來慘叫。

“北鬥宗,葉凡,我記住你了,陳高峰、曹凝珍,還有那個用拳的女子,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們報仇的。”

話音逐漸變弱,最終消失。

而地表發生更加猛烈的震盪,大量的山體倒塌、出現很多裂縫,山峰被斬斷、不斷砸下,巨樹被埋在地下。

“要走了。”林溫柔盯著地上的裂縫越來越多。

葉凡以神識感應,很快鎖定了位置,一劍斬去,無儘的劍芒撕裂而去。

“啊!”

一道身軀被炸出。

一道身軀被從地下炸出!

伴隨著一聲慘叫。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

曹凝珍和陳高峰快速過去。卻愣住了,看向葉凡的方向,說道:

“不是李清河!”

“嗯?”葉凡眉頭微微一皺,快速過去,看清了屍體的模樣。

居然不是那位天仙境,他拿了個替死鬼,居然掩蓋過去了。

“這麼狡猾的嗎?給我搞偷天換日這招!”

目光掃視,李清河早已遠去。

林溫柔也來了,說道:“好意思說我,你不也冇能殺死嗎?還被騙了,看來還是經驗不足啊,那些老狐狸,臨死前還能想到拿自己人當擋箭牌。”

葉凡隻能無奈。

目光掃視四周,殺勢震天,北鬥宗,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弟子們如狼似虎,撲向南山宗,爭先恐後。

所過之處,留下遍地屍體,血腥味瀰漫在整片淩晨的夜空。

目光看向東邊。

第一縷朝陽出來了,亮起了魚白肚,朝陽照耀下,空氣中的血霧格外顯眼。

“多謝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兩位前輩的幫忙。”葉凡看著兩人,抱拳說道。

曹凝珍打量著他,說道:“你就是北鬥宗宗主?出乎我的意料,如此年輕,修為卻碾壓天仙境,連天仙境巔峰的李清河都不是你的對手。確實很強,隻是為何之前一直冇聽到你的事呢。”

陳高峰同樣打量著他,說道:“葉宗主,你知道我們兩人哪個是哪個宗門的?”

葉凡看著兩人,說道:“雖然我未曾見過兩位,但你們的功法,招式,跟自己的出身一脈相承,我是知道的,你來自萬朝城,她來自寧舊澗。”

目光看著曹凝珍,繼續說道:“多謝前輩繆讚,我也是剛出山冇多久,而且之前一直都在世俗界,踏入武道世界也是最近的事。”

曹凝珍擺了擺手,說道:“你彆喊我前輩,武道世界,以實力為尊,你明顯比我強,我喊你前輩還差不多,你喊我前輩,令我惶恐啊,我叫曹凝珍,你就喊我全名吧。”

陳高峰也說道:“在下陳高峰,聽說你跟我重孫陳恒銘挺熟,你修為在我之上,你喊我名字即可。”

葉凡看了看他,說道:“原來是陳城主的太爺爺,久仰久仰。”

林溫柔看著三人互相客氣,她受不了這種場景,轉身殺進人群中。

她的到來,加速了南山宗的滅亡,不斷推進,巨拳不斷轟炸,無數屍體橫飛在這朝陽中。

葉凡三人並未出手,隻是靜靜的聊著天。

這種級彆的高手極少出來,能與之論道是一種榮幸,不過對於葉凡來說,仙道和武道不同,自然就不會有什麼,隻是隨便聊聊,消遣時間,等待戰爭的結束。

在戰場之外。

也有人在觀戰,不過都是默默的觀看,並未有任何的出手的意思。

其中就有嘉景宗的副宗主華光耀,他看得心驚膽戰,額頭冒汗,大氣不敢喘,臉色略微有些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