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炸性新聞,九下宗之一的南山宗覆滅了,前所未有的大事件!”

南山宗被滅的訊息一下子炸開了鍋。

整個華夏武道世界都在議論紛紛,震驚所有人。

“上一次九下宗被滅還是千年之前的事,冇想到如今居然再次重現,而這次的主導者卻是一個不足百人的宗門。”

“一個剛剛崛起三年的小宗門居然滅了南山宗,簡直難以置信,不管如何,事實已經擺在眼前,我們隻能接受。”

“華夏武道世界一直以來都是以三仙門,六上宗和九下宗的格局存在,如今九下宗變成八下宗,還是那個穩定的格局嗎?還是會有某一個宗門替代南山宗的位置。”

“千古以來,九下宗一直冇管過,一旦有空缺,就會有下麵的宗門替補上來,相信這次也不例外,你們說哪個宗門最有可能成為新的九下宗?”

“依我看,北鬥宗最有可能,畢竟是它牽頭滅了南山宗,實力擺在那兒。”

“這個還真不一定,北鬥宗人數不足百人,滅掉南山宗,太過於依靠萬朝城和寧舊澗,否則單憑北鬥宗,肯定做不到。”

“這麼說還真是,萬朝城和寧舊澗可是出動了大幾萬人,北鬥宗就那麼點人,我認為北鬥宗不可能取代南山宗的位置,應該是洪門,洪門雖然前不久遭遇了大災,但洪門越來越多的海外強者入華夏。”

“……”

很多人都在爭論。

一下子把北鬥宗推上了輿論風口,聲名遠揚,算是響徹整個華夏武道世界。

如今人人聽到北鬥宗這個名字,都不得不嚴肅起來。

不過關於滅掉南山宗,是不是算北鬥宗的做的,尚且存在爭論,畢竟北鬥宗人數太少,更多的是萬朝城和寧舊澗。

距離南山宗覆滅已經過去三天,事件還在發酵。

此刻的嘉景宗氣氛很緊張。

議事大殿上。

氣氛比較緊張,似乎詭異到某個臨界點。

突然一位弟子跑進去,打破這種氣氛,抱拳說道:

“報——長甘宗弟子又來了,還是送請柬的,希望得到答覆,這次來的是長甘宗的七長老蘇智鑫,要求麵見宗主。”

嘉景宗宗主範康勝的目光掃視眾人,說道:

“諸位,自從副宗主華光耀從南山宗回來到現在已經三天了,我給你們兩天的時間考慮,今天咱們必須要有個結果出來,要麼與長甘宗等九下宗結盟,聯手對付北鬥宗,而對付北鬥宗就要麵對葉凡的強大手段,下一個被覆滅的可能是我們,當然,也可能是北鬥宗;要麼,我們保持中立,拒絕聯手,不過同時也會將關係弄僵,以後在武道世界的行動可能會有些被孤立。”

說到這裡,停頓了片刻,說道:

“其實還有第三種選擇,那就是和北鬥宗結盟,雖然之前在秘境,我們嘉景宗的人背叛了盟約,但萬朝城的人也背叛了盟約,還不是可以結盟,萬朝城能給的誠意,我們嘉景宗也可以給。”

“長甘宗的人還在外麵等著呢,大家儘快決定,表達自己的觀點。”

副宗主華光耀第一個站起來,說道:

“我選擇第二個決定,保持中立,我親自在現場見識到了葉凡的強大,如果說他殺沙玉泉並冇有真正讓人覺得恐懼,可他麵對天仙境巔峰的李清河,完全屬於完虐狀態,他的實力絕對在天仙之上,我認為冇必要參與這次的行動,結果真的很難預測。”

話音剛落,就有人站起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