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步巨大的飛躍,乃是難以達到的傳說之境。

強如九下宗,也隻有幾個宗門有一個破凡境,南山宗和嘉景宗就冇有破凡境武者,但長甘宗有一位,寧舊澗也有一位。

破凡境令無數人敬畏,乃是真正的絕世強者之境。

在座的人都心存敬畏。

“我也讚同聯盟,隻要有一個破凡境出現,拖住葉凡,北鬥宗就不成氣候,而且咱們有那麼多宗門聯手,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北鬥宗嗎?”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觀點和決定。

一直在爭論不休。

良久過後,依舊冇有結果。

身為宗主的範康勝打算把長甘宗的七長老蘇智鑫請進來。

蘇智鑫看到這裡的人似乎互相看不對眼,想必之前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直接表明來意:

“長甘宗、天涯淵、風霜山莊、洪門、雲巢宗、雲蒼宗打算聯手對付北鬥宗,覆滅北鬥宗,而你們嘉景宗遲遲未做決定,我送來邀請函,同時也想親自問問範宗主,你們宗門的意見如何?”

範康勝問道:“關於南山宗被滅的事,你們應該都聽說了吧?葉凡殺了南山宗天仙境沙玉泉、老山羊還要李清河,他的實力絕對在天仙境之上,應該是破凡境,如若聯手,有冇有超越天仙境的強者出手?”

蘇智鑫說道:“我給你糾正一個錯誤,李清河冇死,他逃了,也跟我們聯絡了,同時,他會聯絡南山宗在外的強者聯手,共同參與這件事。”

說到這裡,停頓了一會兒,說道:“有些話,我隻能對你一個人說。”

範康勝眉頭一皺,轉身離開,來到隔壁房間,兩人弄了一股隔音屏障。

“蘇長老,有什麼話就說吧。”

蘇智鑫說道:“我們打算假藉以推薦北鬥宗取代南山宗成為九下宗之一的名義,邀請葉凡前往長甘宗協商,到時候葉凡不在宗門,其他人聯手殺過去,而我們也會在長甘宗拖住葉凡,到時候,就算我們殺不了葉凡,他的宗門也被滅了,僅剩他一人的宗門,還算正門嗎?”

“另外,破凡境強者正在趕回來的路上,擊殺葉凡,完全有可能,範宗主,你作為一宗之主,你要為宗門的長遠利益考慮,如果這次的行動,你們不參與,後續將會難以再有合作的行為。”

範康勝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多謝蘇長老相告,明天,我定命人將答覆送至長甘宗。”

“好,那我就先告辭了!”

————————

各大宗門聯手對付北鬥宗。

葉凡等人尚且未知,宗門之人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

葉凡正在研究三隻手的功法,以及《逆亂八則》,參悟功法,盤坐在一個古樹下,周圍的靈氣很是濃鬱。

如今的北鬥宗擁有大批修煉資源,大多數都是從南山宗那邊斬獲的。

徐月婉來報:“宗主,天師府張誌衛和褚良天師前來求見!”

葉凡緩緩睜開雙眼,一雙眼珠,一陰一陽,快速轉換,恢複正常,身上一股飄渺的韻味逐漸淡去。

一頭長髮披肩,眉心劍目、眉宇間有一股英氣表露出來,但他在儘量隱藏。

身穿古裝,宛若一代絕世仙人,儘量收斂氣息,依舊難以掩蓋這仙風道骨的神韻。

徐月婉內心充滿崇拜和敬佩,忍不住多看兩眼。

想起兩人一路相識、一路走來,葉凡的成長速度驚人,身後的勢力、自身的強大、距離拉得越來越大。

葉凡站起來,很隨意的朝著前方走去,隨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