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有說來做什麼嗎?”

徐月婉趕緊跟上,說道:

“冇有,隻是說有事求見!”

來到會客廳。

張誌衛和褚良站起來,兩人臉上堆滿了笑容,對著葉凡一番吹捧,順帶吹捧北鬥宗。葉凡很敷衍的應付,這不是他們來此的真正目的。

喝一口茶,看著兩人,說道:“兩位,吹捧的話就不說了,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們說事吧。”

張誌衛和褚良兩人彼此對視一眼,互相推脫,誰都不願開口。

最終還是張誌衛說:“葉宗主,我們想把在北鬥宗學習的人帶回去了,時機成熟了,你們北鬥宗在我們天師府的那些弟子,如果你們想要回來,我隨時送他們回來,暫時不想要,可以繼續留在天師府。”

葉凡端茶的手停頓了一下,看向兩人,說道:

“你們知道我北鬥宗如今麵臨什麼局麵吧?你們這個時候把人要回去,這是不看好我們北鬥宗,擔心我們會連累他們?擔心他們會死?”

張誌衛急忙站起來,解釋道:“葉宗主,我們冇有這意思,隻是覺得時機到了,該帶回去了,我也知道北鬥宗急需人手,但也不缺我們這幾人吧?”

葉凡正準備說什麼。

有人前來彙報!

“宗主,有一個自稱是望海樓的人前來彙報,說有急事需要見您。”

“望海樓?”葉凡有些激動,站起來,說道:

“馬上請進來。”

“是!”

葉凡看向兩位,臉色有幾分冰冷,說道:“人,你們帶走吧,以後彆再踏入北鬥宗,婉兒,帶他們去找禿鷲,把人給他們,然後送他們出去。”

兩人明顯感覺到葉凡言語中的冷漠、還有表情的變化。

張誌衛還想說什麼。

葉凡擺了擺手,冇讓他繼續說。

兩人歎了口氣,出去。

冇多久!

一位穿著樸素的老婦走進來,拄著柺杖、氣喘籲籲,似乎走路都能讓她呼吸困難,抬頭,看向葉凡。

葉凡看了一眼她,眼眸微微一凝,此人不簡單,隨即讓這裡的人全部出去,隻留下老婦和自己。

老婦渾身一顫,容貌煥發,變成一位中年貴婦,腰間佩劍,眼眸犀利,雙手抱拳作揖,說道:

“在下江春曉,受望海樓樓主池小天之命,拜見葉宗主。”

“隻有我們兩人,不用拘禮!”葉凡很隨意的指著旁邊的椅子,讓她坐下。

江春曉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一口,說道:

“冇想到葉宗主這麼平易近人,來的路上我還有些擔心會有點不好溝通呢,看來樓主說的是真的,葉宗主冇有架子。”

葉凡笑了笑,說道:“小天讓你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他那邊發展得如何了?”

江春曉點了點頭,說道:“樓主密切關注九下宗的動靜,對於九下宗的動態還是比較瞭解的,最近,九下宗在密謀一個針對北鬥宗的陰謀,所以樓主才讓我過來相告。”

“什麼陰謀?”

江春曉說道:“南山宗被滅,九下宗缺一,必定會有其他宗門替補上來,而九下宗的想法是以此為誘餌,將你引過去,設局擊殺。”

“根據望海樓的情報得知,長甘宗的那位破凡境強者已經收到宗門的召喚令,正在趕回來的路上,葉宗主雖然有殺天仙境的能力,但對方可是破凡境,這次九下宗的計劃不僅僅是殺你。”

“先不管能不能殺你,拖住你是肯定能做到的,九下宗會有更多的人前來覆滅北鬥宗,此舉關乎北鬥宗生死存亡,樓主纔派我前來緊急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