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眉頭一皺,沉默了片刻。

原來九下宗打得是這個主意,不過目前為止,並未收到相關的資訊。

但小天不會騙自己的。

“不愧是小天,能查到這些重要情報。”葉凡很是讚賞,說道:

“情報組織發展如何了?”

江春曉站起來,拿出一張清單,遞過去,說道:

“望海樓以綜合型廣場為幌子,內置拍賣場、鬥獸場、休閒娛樂場、比武場等等,多個場所,需要各種各樣的材料以及龐大的金錢,目前正是資源和金錢緊缺時刻,樓主說了,葉宗主會滿足的。”

葉凡接過清單,看了一眼,眉頭一皺,說道:

“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這是要把我的北鬥宗掏空啊,你讓他明天來找我,我給他這些東西,我這北鬥宗就回到解放前了。”

江春曉說道:“樓主猜的果然冇錯,就知道你會找他,跟他討價還價,樓主說了,他不回來見你的,你也不要去見他,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這池小天……這是吃定我了啊!”葉凡氣得跺腳。

江春曉看他著急的樣子,笑了笑,說道:

“樓主說了,同等價值的寶物也可以,要是你捨不得,可以去找其他九下宗……借!”

最後一個‘借’字,語氣很重。

一下子點醒了葉凡,眼眸一抬,嘴角一揚,說道:

“小天瞭解我,哈哈哈。那些九下宗打算什麼時候擺鴻門宴啊?”

江春曉說道:“尚未確定,應該是以長甘宗那位破凡境強者歸期為準,所以隻要那位未歸,你就還有時間做其他事。”

葉凡說道:“明白了,至於金錢,你稍等!”

以傳音方式,呼喚禿鷲過來。

禿鷲很快出現,氣息有點急,明顯是奔跑來的,道:“宗主,你找我?”

葉凡說道:“禿鷲,這位是望海樓,也就是小天創立的情報組織的成員,小天那邊需要大量資金,你跟明凡集團聯絡,找一下明心,不行,再找蕭家,帶著蕭景天一塊去,這個任務交給你了,儘快完成,咱們還有其他事要做。”

“是!”禿鷲領命,看向旁邊的人,說道:“在下禿鷲,道友,請隨我走。”

江春曉看向葉凡,說道:“葉宗主,那個材料……”

葉凡丟出一張符籙,說道:“這是資訊符,等我通知。”

“好的。”江春曉接過,看向禿鷲,說道:“在下江春曉,禿鷲道友,請!”

兩人離開了。

葉凡想著,很久冇見楚明心了,不知道她在那邊過得怎麼樣。

北鬥宗隻有他的居所那邊還能正常使用通訊設備,其他地方的信號極弱。

馬上通過資訊符,聯絡寧舊澗和萬朝城,讓他們派人過來參加會議。

葉凡先和宗門幾個高層商議。

將敵對宗門的計謀告知。

“宗主,咱們既然知道這是個針對我們的計謀,如果他們真的邀請,你可以不去啊。”陸長老很乾脆的說道。

蕭景天說道:“宗主,我同意陸長老的話,咱們為什麼要去赴這個鴻門宴啊,五叔,你覺得呢?”

王五一直在思索,說道:“要去,而且要大張旗鼓的去,他們留有後手,咱們也可以留後手。”

“長甘宗的左邊是寧舊澗,右邊是風霜山莊,咱們可以一舉滅掉兩個宗門,當然,在滅掉這兩個宗門之前,咱們需要先削弱他們的戰力,甚至令他們內心恐懼。”

“宗主,你不是說咱們要去各個宗門‘借’寶物嘛,我看風霜山莊和長甘宗重點‘借’,其他宗門也要‘借’,而且要嫁禍,讓他們互相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