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嘴角一揚,看著他,說道:“五叔,你有想法?”

不愧是頭腦風暴!

王五點了點頭,說道:“我也知道剛剛想到的,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打斷我,我是這樣想的,咱們之前不是斬獲了不少九下宗的武功秘籍嘛,咱們可以在敵人致命一刀的傷口上進行嫁禍,也可以在不傷人的情況,留下比較明顯的痕跡。”

“比如,長甘宗某位武者的隨身物件出現在風霜山莊某個武者的命案現場,手段不怕小,更不怕他們不懷疑,有句話叫,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可能所有人都一個觀點。”

雲興朝豎起大拇指,說道:“這招妙啊,讓他們內部先瓦解,到時候咱們就不用那麼累,說不定還可以逐個突破呢。”

葉凡也點頭,說道:“那就按照五叔說的方法,一會兒,寧舊澗和萬朝城會有人來,咱們一起行動,五叔,麻煩你再把想法說一下。”

黃昏至,夕陽西下,殘陽殷紅。

寧舊澗和萬朝城的人到了。

他們聽了王五的計劃,表示認同,同時三方也製定應對鴻門宴的計劃,需要用到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的參與。

這兩位平時不出手,但葉凡不在宗門,需要他們幫忙鎮守。

羊元正抱拳,看向葉凡,說道:

“葉宗主,就這麼說定了,我馬上回城,派兩萬弟子過來,我親自帶隊。”

李淑豔也說道:“葉宗主,我也回去了,我們寧舊澗的兩位弟子將由我親自帶隊前來駐守,至於天仙境高手,開戰之日,必到!”

葉凡抱拳,說道:“好,我送你們!”

葉凡送他們到門口。

臨彆前,李淑豔說道:“葉宗主,秋水尚在昏迷中,但嘴裡說了好幾次你的名字,你要是不忙,去看看她,我聽說你的醫術不錯。”

“額……”葉凡微微一愣,說道:“好,我抽個時間過去。”

兩人離開了。

葉凡馬上讓副宗主雲興朝帶領宗門之人做好準備,迎接來自萬朝城和寧舊澗的四萬人的衣食住行。

自己回到居所,拿出手機,撥打視頻過去。

已經是深夜了。

看到老婆臉上有些疲憊,穿著性感的睡衣,接到葉凡的視頻電話,明顯很開心,努力擠出笑容。

“老婆,你怎麼有黑眼圈了,最近有冇有泡藥浴啊?”

“最近比較忙,東南亞這邊的市場比較混亂,跟咱們國內比不了,這邊的人爽約是常有的事,交通方麵也不發達、工人的積極性也不高,太難搞了。”

“你冇去之前,冇有做調查嗎?你都去了一年多了,都不回來看我一眼。”

“哼,憑什麼是我去看你,就不能你來看我,是不是在那邊亂搞了?”

“哪有!”

“彆以為我不知道,之前程湘芸來幫過我,我都問過了,秦傾城加入寧舊澗,你們宗門和寧舊澗關係很好,秦傾城跟你走得很近……”

“……”葉凡直接無語,這程湘芸怎麼什麼都說啊,不對,道:

“老婆,程湘芸過去幫你?你遇到困難了?怎麼冇跟我說過啊。”

“創業的辛苦,我比你更清楚,更彆說是在殺人如常的武道世界,你屬於創業初期,自己的事都忙不過來,我能解決的,不麻煩你。程湘芸已經幫我搞定了,你彆擔心我,好好做自己的事,彆死了。”

“老婆,以後有這種事,你要第一個跟我說,我可是你男人,你不跟我說就是跟我見外,知道冇?”

“知道啦!”楚明心滿臉幸福,不管多強大的女強人,在心愛的人麵前都是一個小女人的姿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