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道友,這……”葉凡有些不解。

李淑豔說道:“澗主聽說你醫術不錯,就提議讓我們帶過來讓你救治,同時可以培養一下感情,嘻嘻!”

“額……好吧!”葉凡無奈,讓人帶到醫館那邊去,看向密密麻麻的人,說道:

“人多力量大呀,看著就氣勢磅礴,看來我們也要擴招了。”

“葉宗主,這些人任你差遣。”羊元正抱拳,大氣的說道:

“葉宗主,我聽到小道訊息,南山宗被滅,九下宗缺一,不少宗門覬覦這個位置,咱們的行動或許可以利用一下,雖然那些不是九下宗這樣的龐大宗門,但也算是一股小勢力,積少成多嘛。”

葉凡笑了笑,說道:“確實可以如此,不過咱們先按照原計劃進行吧。”

目光掃視密密麻麻的人群,說道:

“你們跟各自宗門的人說一下,散佈訊息,另外,挑八個地仙境給我。”

說完,葉凡轉身來到一處涼亭,坐下。

旁邊有人沏茶,茶香四溢。

看著大夥忙忙碌碌的樣子,都群情激憤。

招呼兩位羊元正和李淑豔坐下,跟他們聊起敵對宗門的事情,葉凡逐漸把話題引到靈丹妙藥上來。

這纔是他的目標!

不僅能讓各個宗門互相懷疑,還能掠奪修煉資源,一舉兩得。

兩人作為九下宗的高層,對其它宗門的一些情況也是比較瞭解的,哪個宗門的哪個武者專門管理修煉資源這一塊的,哪個宗門有什麼比較出名的修煉寶物,基本上都門清。

身為武道世界的人,對於這種基本情況都需要知道,也就葉凡等人剛進武道世界不太清楚,其他人基本都瞭解。

一直聊到夜晚!

葉凡站在練武場上,看著下麵八人一組的小隊,一共有十二支隊伍,個個精神麵貌抖擻,都處於巔峰狀態。

“各位,我剛剛給你們說的,你們要記清楚,一旦被髮現,不可戀戰,一旦有機會,不要讓敵人活著,嫁禍纔是我們的目標,收斂修煉資源纔是我們的第二目標。”葉凡看著眾人,很嚴肅,這是一場持久戰,繼續說道:

“咱們處在暗處的,明麵上也會有人散佈訊息,互相配合,我就不信這些傢夥不內鬥,還想團結,想太多了。”

簫柔說道:“宗主,我跟雲巢宗有點私人恩怨,我想和陸長老換一下,你看可以嗎?”

葉凡看向陸文超,詢問的目光。

陸文超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多謝!”

葉凡說道:“彆忘了我給你們的修煉資源的清單,一旦發現,優先取這清單上的東西,這個很關鍵……”

說了很多需要注意的話。

大家都聽得明明白白。

“行動!”

一百多人的小隊快速散開,消失在夜色中。

李淑豔有些不解的問道:“葉宗主,你對修煉資源都列了清單?我看你們北鬥宗也不想缺資源的樣子,之前南山宗的資源,我們基本都冇怎麼拿,都給你們了,我記得萬朝城也冇拿多少吧。”

葉凡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有人跟我做一樁大買賣,我這不是做個順水人情嘛,反正都要挑起各大宗門的紛爭,我順手牽羊也就是順便的事。”

李淑豔說道:“增加任務,會增加風險,什麼人要這麼多的修煉資源?”

葉凡笑了笑,看向那邊的師姐和小姨子,走過去,說道:

“師姐,你們真打算自己去?”

林溫柔很隨意的說道:“老孃就帶明月,我倆去抄那些老傢夥的老巢,還不是容易,保證轟動起來。你打算做什麼?總不能我們在外麵累死累活,你在家睡大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