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宗門之前,葉凡讓副宗主雲興朝組織擴招,應該會有人去應招吧。

“這座城雖然是附近最大的城池,但跟萬朝城的主城還是冇得比的。”秦傾城逛著,目光不斷掃視各種建築、商鋪、攤位等等。

很是繁華,同時治安也比較亂,有當街打人的。

無主之地,無人管理,似乎變得很亂,武者天性自由,殺性隨意,一言不合就開打,生死有命。

葉凡看到了,也不想理會。

尋找到一座酒樓,進去坐了下來,緩緩說道:

“這座城池雖說很大,但萬朝城可是九下宗之一的主城,哪裡比得了的,這邊的經濟、交通、各方麵都比不上萬朝城的主城區,咱們來這邊是有任務的。”

“什麼任務?咱不是來逛街的嗎?”秦傾城有些疑惑。

葉凡喝一口茶,喊來服務員,點餐,說道:

“也可以逛,我好像還冇好好在武道世界逛過呢,不過我們也可以散佈訊息,引起敵對宗門的互相猜疑。”

秦傾城環顧四周,人很多,各種各樣的人都有,言語間的談話也有,更有一個說書人,正在說故事,說的正是北鬥宗和南山宗之爭。

很多人也都聽得津津有味。

南山宗被滅,北鬥宗是罪魁禍首,這麼大的事,不知道要發酵多少天,現在正是猛烈的時候。

幾乎所有人都在談論這件事。

“……話說,那位北鬥宗宗主葉凡如同天神下凡,抬手一揮間,無儘劍芒從天空殺來,一劍斬首了天仙境高手老山羊,血灑夜空……”

“……自此之後,九下宗不敢再輕視北鬥宗,而北鬥宗也成為取代南山宗的第一備選宗門,但北鬥宗還要麵臨這其他九下宗的聯手擊殺,若是他能活下來,九下宗之一為他莫屬,其實我不是很看好北鬥宗的,畢竟九下宗的強者無數……”

說書人手舞足蹈,手腳並用,聲情並茂,下麵的人都聽得很認真。

葉凡也忍不住聽著。

這人說的著實有些誇張了。

啪!

“我覺得你說的不對!”秦傾城猛然一拍桌子,站起來,一下子吸引了周圍很多目光,連葉凡都有些詫異的看著她。

真想說不認識她,咱們出來隻是個傳播訊息,冇必要那麼高調。

邊上一位武者說道:“姑娘,你說不對,那你倒是說說看呀。”

秦傾城站在凳子上,清了清嗓子,說道:

“北鬥宗雖然人數不多,但精英多,七大宗門想要聯手滅北鬥宗,根本就不可能,你真以為七大宗門是真心聯手?”

“告訴你們,七大宗門都是各懷鬼胎呢,他們之間的恩怨可不少,就拿雲蒼宗和天涯淵來說,據我所知,雲蒼宗的大長老之子易永春並非親生,而是天涯淵護法舒宏闊和他的夫人所生,難道你們還想著這兩個宗門能夠團結起來?”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嘩然!

紛紛交頭接耳。

一位武者站起來,大聲說道:“這位道友,你說話可要負責人,易永春乃是我雲蒼宗的弟子,天下誰人不知他是大長老之子,你若要造謠,我雲蒼宗可不會放過你。”

秦傾城斬釘截鐵的說道:“我的話是真是假,很容易辨認,世俗界就要親子鑒定,如果不信,可以去做,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去問問你們大長老的夫人,她最清楚。”

鏘!

又一位中年男子拔劍而出,指著秦傾城,厲聲說道:

“姑娘,你姓甚名誰?你可要為你說的話負責,一旦我查驗之後,發現你說的是假話,我會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