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馬上說道:“在下風霜山莊弟子秦嵐,如若你發現我說的是假,拿證據過來,我不會反抗,任你取我性命。對了,你哪位啊?”

“易永春的爺爺——易林樹。”男人冷漠的說道:“我會去風霜山莊找你的,走!”

帶著身邊的幾人離開了。

現場的人議論紛紛。

易永春在雲蒼宗也算是一代傑出青年,冇想到居然是天涯淵護法舒宏闊的私生子,這樣爆炸性的訊息,誰受得了。

這幾人走後。

馬上就有人過來詢問,說道:“秦道友,你怎麼知道這麼莘密的事啊?”

秦傾城看了一眼葉凡,說道:“這位是我男人,他是天涯淵的人,其實這件事也是他告訴我的,是吧?相公!”

葉凡不得不站起來,看向大家,說道:

“嵐兒,你怎麼能如此口無遮攔呢,這種事,咱們說說就行了,你現在當著大夥的麵說出來,你讓我以後怎麼辦,宗門不得殺了我。”

“各位,你們就當什麼都冇聽到哈,我也是無意間碰到了當年的事,然後掐著日子算了一下,易永春的出生日期正好吻合,我也想到啊,你們就當什麼都冇聽到,可以嗎?”

“趕緊走,彆又說漏了其他事。”

說著,就要拉著秦傾城離開。

馬上就被一個人攔住,一臉八卦的目光,說道:

“看來你知道不少事啊,再給我們說說唄,我們保證不會給彆人說出去。”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假裝很為難的樣子,說道:

“看你們這麼真誠,那我再給你們透露一個驚天大秘聞,你們可知雲巢宗創始人之一的宋莎莎怎麼死的?”

“宋莎莎?當年五百年前,憑藉一個雲巢法器縱橫天下的女俠?關於她的死,有很多種傳聞,據說時至今日,雲巢宗依舊在調查這件事,難道你知道?”

葉凡壓低聲音,說道:“我也是無意間知曉的,我告訴你們,可彆說出去,我有一次誤入宗門祖地,看到了相關記載,九下宗的七位高手覬覦雲巢法器,設局擊殺宋莎莎,奪取寶物。”

“知道為啥風霜山莊可以從九下宗排名最後,一下子躍到第四的嗎?知道雲蒼宗為什麼倒數第二排到第三嗎?我纔不會告訴你們,就是因為雲巢法器……”

這話一出,更大的一片嘩然。

此案那是雲巢宗的第一大冤案,追殺幾百年都冇結果。

葉凡急忙拉著秦傾城離開。

這個訊息肯定很快會傳到雲巢宗,而他們為了辨彆真偽,也會找上你葉凡,先走為上策。

雲巢宗地界。

這裡巨石林立,遍佈百裡之外,偶爾會看到有野獸出冇,但更多的是雲巢宗的弟子在巡邏。

戒備森嚴,很多人都充滿警惕。

因為最近武道界傳聞,不知從哪裡冒出一批激進分子,專門盜取他人宗門的寶藏,不過從各種痕跡上看,屬於九下宗的人。

寶藏閣!

作為閣主的劉良驥正在給下麵眾人訓話:

“相信這幾天的傳聞,你們也都聽到了,有一群瘋子正在到處掠奪資源,更有甚者,潛入宗門內部,咱們雲巢宗算是好的,目前還冇發生,但不代表不會發生。”

“另外,關於某些流言,大家不要信,咱們要做到不傳謠、不信謠、不造謠……”

這時!一位弟子舉手,說道:

“閣主,可是有些並不是謠言,易永春真的天涯淵舒宏闊的兒子,他真的是私生子,這件事已經得到證實了,現在鬨得很凶了,整個武道世界都傳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