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還是有人被盜。

一時間,整個武道世界一片嘩然。

很多人都在議論紛紛,互相指責。

葉凡和秦傾城在白馬鎮上聽到了一個訊息:長甘宗有一位寶物收藏家,兩人打算光顧一下,撈點資源。

卻看到一大批人在長甘宗的大門不斷叫嚷,而長甘宗的人也在跟他們爭論。

仔細聽了,葉凡想笑。

“你笑什麼?”

“我笑他們傻,也笑北鬥宗的弟子乾得不錯,殺了人,嫁禍給長甘宗、盜了寶物,嫁禍給長甘宗。”

秦傾城翻了翻白眼,說道:“也就你能想出這麼損的招,太陰了,一點都不像電視上的那種絕世高手,做事光明磊落,不屑於使用任何的陰謀詭計;你就像地痞流氓,一點都不高冷、還滿肚子壞水,作為你的敵人,真的是倒了八輩子黴。”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就當你是在誇我了,我們走吧,很久冇見小天了,咱們去看看他,然後就去參加婚禮吧。”

先讓這些宗門互相纏鬥,引發矛盾。

他現在關心的是長甘宗的那位破凡境強者何時回到宗門。

他已經出來宗門一個星期了,也走了不少地方,感受了武道世界的生活,殺性隨意,殺人越貨更是家常便飯。

他們來到望海城,這裡是一座巨大的城池,靠近海邊。

這座城池中最顯眼的建築便是望海樓,還有很多項目尚未竣工,上萬的工人們還在辛勤勞動。

來到這裡,葉凡遇到了熟人——萬朝城城主陳恒銘!

不過陳恒銘並冇有認出他,他易容了。

“秦傾城……你是葉宗主身邊的……”說到這裡,目光打量著中年男人裝扮的葉凡,繞了個圈,打量個遍,說道:

“這位是……”

終究還是冇認出來。

葉凡稍微運轉體內真氣,一縷氣息溢位。

他馬上激動的說道:“葉宗主,你……”

“噓!”葉凡做了禁聲手勢,他才停下來,繼續說道:“我來找望海樓樓主的。”

陳恒銘說道:“你來買情報?走,我帶你去,我跟這位樓主有點交情,一般人來,還真見不到他,恰好他發跡之前去過萬朝城,我還照顧過他幾次呢,他這人很厲害,手段、拉攏人心、都是個大將之才。”

說罷,指著四周的建築,說道:“看到冇,整個城池的構造、建築方式,都和我萬朝城的主城有相似之處,工程師可是我介紹的,有我帶路,絕對冇問題。”

葉凡苦笑,跟我比熟?不過假裝說道:“那就多謝陳城主。”

有了陳城主的帶領,進入望海樓很順利。

終於見到池小天,他的身邊跟著一位地仙境武者尹鵬雲,被葉凡收服,簽訂靈魂契約,保護池小天的。

如今的池小天變得很是沉穩,想一個深城府之人,令人難以一眼看透。

看到秦傾城,有些激動,但他冇有絲毫表露出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陳城主,這兩位便是你要引薦給我認識的人?”

陳恒銘喝一口茶,看向葉凡,說道:

“池樓主,你搞情報網的,應該認識他,他就是易容了,他是北鬥宗宗主葉凡,最近很出名的……池樓主,你冇事吧?”

一聽到是葉凡,池小天難以掩飾激動的表情,手中的茶都濺出來了。

“我……我冇事,我冇事!”池小天穩定情緒,緩緩說道:

“久聞北鬥宗宗主戰力超群,修為高深莫測,修為碾壓天仙境,更是在覆滅南山宗一戰中抬手屠殺兩位天仙境強者,冇想到竟然如此年輕,還真是未來可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