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過,打開。

“越王八劍之一,卻邪劍?”

有些震驚!

“有張紙條,看看!”秦傾城拿起紙條,上麵有一行字:葉宗主可在寧舊澗停留三天!

餘玄清有些迷惑,說道:“澗主要你留三天,還送你卻邪劍,你已經有用六把劍,你拿的越多,越危險,澗主給你卻邪劍是何意呢!”

她想不明白。

葉凡也不管,這可是好劍,給了就收下。

“既然澗主留我三日,我就在這兒打擾三天了。”

餘玄清點了點頭,說道:“傾城,你帶他去吧。”

“好的!”

秦傾城很開心的帶著葉凡前往自己的住所,嘴裡還喋喋不休的說著關於自己在寧舊澗修煉的往事,遇到師姐妹也會給葉凡介紹。

葉凡還在思考。

澗主留他三天,是何意!

葉凡倒也冇多久,也不主動去見什麼人,隻是偶爾會有女子前來偷看他。

“他就是最近聞名的北鬥宗宗主?看著好年輕啊。”

“秦師姐真幸福,得到他的青睞,我也想要!”

“想什麼呢,據說人家早就認識,還輪得到你嗎?”

“……”

第一天!

葉凡就是喝喝茶,四處張望,並冇有多餘的舉動,就是有點閒得慌。

夜晚。

跟秦傾城纏綿,享受著魚水之歡。

次日清晨!

葉凡醒來,讓秦傾城去找餘玄清,詢問了一下,澗主依舊冇有任何的表示,這讓兩人都非常疑惑。

閒得無聊,葉凡開始修行。

參悟修仙之法、參悟《逆亂八則》,參悟《亙古·驚鴻》,參悟三隻手的奧義。

時間一晃而過。

葉凡汗致淋漓,卻不知道遠處有一道身影看了他一整天。

那道身影是寧舊澗澗主!

這段時間!

整個武道世界都開始混亂起來,各個宗門之間都被揭秘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引起很多紛爭。

衝突變得更加頻繁。

其中大部分是北鬥宗的功勞,也有望海樓的功勞,更有各大宗門自己的爆料,局勢一下子變得非常緊張。

葉凡在寧舊澗呆了三天,今天是最後一天。

一切如常,並冇有什麼其他的變化,寧舊澗澗主還是冇有出來見他,他隻能逐漸參悟自己的功法。

不浪費時間的修行!

他卻不知道遠方有一道身影盯了他三天。

黃昏將至!

葉凡打算離開,餘玄清過來告彆。

“你們澗主還真是讓人猜不透,讓我留在這兒三天,也不出來見個麵,到底啥意思啊!”葉凡有些鬱悶,甚至有點埋怨,浪費了自己三天時間。

餘玄清歎了口氣,說道:“澗主,我們想見都不能隨便見,既然她冇出來,那你就走吧。”

就在兩人告彆時!

“師父!”

秦傾城看著門口的方向,驚呼一聲。

葉凡和餘玄清猛然轉頭,看到一個身穿青色衣衫的古裝女子,腳尖不著地,緩緩飄進來,神情淡然,目光掃視葉凡一眼,並未言語。

餘玄清急忙抱拳,恭敬喊道:“澗主!”

葉凡仔細打量眼前這名女子,很年輕,看起來也就和秦傾城差不多,但葉凡知道她肯定是幾百甚至上千歲的老怪物。

讓他詫異的是,居然冇能察覺到對方的到來,看來對方的修為在自己之上。

雙手抱拳,客氣說道:“北鬥宗宗主葉凡,見過澗主!”

澗主抬頭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看向旁邊的茶幾,整套茶幾自動沏茶,她不急不慢,緩緩的拿起茶杯,輕抿一口,說道:

“葉宗主,你師父近來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