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急忙捂住她的嘴巴,拉著她,快速離開。

脫離人群。

兩人直奔風霜山莊,去參加婚禮!

肚子餓了,在山林中尋野味。

終於帶第二天的下午來到風霜山莊的附近一座小城裡。

小小城池中,有很多人。

進入酒樓。

葉凡叮囑秦傾城要低調,今晚有事要做,不可太過於惹人注目。

在酒樓吃飯,得知很多人都是為了明天的婚禮而來的。

討論最多的是最近個大宗門出現的盜竊、殺人越貨的明目張膽、甚至還留下痕跡,還有一些秘密被曝光。

“看來這些人鬨得很凶,哪裡都能聽到這些事,各個宗門已經開始區域性戰鬥,出現了小部分的傷亡。”

葉凡還是很滿意的,站起身,帶著秦傾城回到房間。

秦傾城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他撲倒在床上,直接開啃。

葉凡製止她,說道:“明天要去參加婚禮,咱們還冇有請柬呢,我去弄請柬,你在房間裡等我。”

秦傾城並冇有起身,依舊將他壓在身下,說道:

“一個小時後再去也不遲,先享受,來吧,老公!”

夜深!

秦傾城一臉滿足的躺在床上,窗戶出去一道身影。

葉凡一躍而下,直奔風霜山莊而去。

明天是風霜山莊莊主之子黎文棟的大婚之日,宴席從今天開始已經擺上,無數人在裡麵載歌載舞,歡聲笑語。

管理方麵也比較鬆懈。

不知為何,突然就打起來了。

似乎是天涯淵的人跟風霜山莊打起來,不少人在勸架,也有人在看戲。

葉凡並未過多理會,輕鬆潛伏進去。

拿出手中的地圖,看了一眼,目光掃視,左邊那座山峰,快速奔襲過去。

本就是婚禮將至,人多混雜,很多陌生的麵孔,風霜山莊的人也不覺得奇怪。

“生命靈樹,我來了。”

葉凡來之前,聯絡過在外麵遊曆的邁克森·尼克斯,他就從風霜山莊偷過生命靈樹,據他所說,一共有五株。

邁克森·尼克斯拿了一株,之前在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葉凡得到一株,還剩下三株。

悄悄潛伏進來。

“你是什麼人?這邊不允許來的。”有人攔截。

葉凡一副中年男人的模樣,隻要不是運轉功力,和普通人無異,說道:

“我來喝喜酒的,然後聽說這裡有人悄悄做點生意,所以我……”

“什麼生意?”這人也有點詫異。

宗門有些管理靈藥、修煉資源的人偷偷買賣,也是有可能的。

葉凡讓他靠近點,悄悄告訴他,等他靠過來,葉凡湊過去,指間寒芒乍現,一下子紮進他的脖子。

悄無聲息,倒下了。

葉凡托住,藏起來。

走進去,從旁邊拐,利用植被遮擋,不斷深入。

縱身一躍,跳上一棵巨樹,掃視四周,看到了遠方的藥田,定睛一看。

三株生命靈樹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似乎在吸收月光精華。

藥田中還有其他靈藥,也都在散發著光芒。

不過看到藥田旁邊有一座小平房,平房前麵有七八人在喝酒,不能去大殿前和眾人慶祝,看守藥田也不能委屈自己。

葉凡在巨樹上等候。

等那些人喝多了再過去,可以省掉很多麻煩。

一直等到淩晨三點多。

終於醉醺醺了,東倒西歪,基本上已經喪失行動能力。

葉凡走過去。

他很清楚,這些都是武者,隻要稍微運轉體內勁氣就能將酒精驅除,可以做到瞬間清醒過來。

必須要解決掉這些人。

閃進平房內,找到了酒窖,提著兩壺酒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