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一塊紅綢緞從地錶快速伸向天空,斜坡上去,最後是平攤。

一襲紅衣的新郎官踩著紅綢緞上去,站在上麵,等候新孃的到來。

無數的女子尖叫。

婚禮是無數女人憧憬過的場景,此刻的婚禮又很浪漫,符合心中的預期。

秦傾城也充滿羨慕。

葉凡也是第一次見到武道世界的人結婚,原來是這樣子的。

“抬轎之人至少也是宗師境,真是羨慕啊,我們宗門連個宗師都冇有……”顧隆羨慕的點跟彆人不一樣。

擁有淩空飛行能力的武者,修為至少是宗師境。

“顧宗主,你們武者結婚都是這個模式嗎?”葉凡忍不住問道。

顧隆搖了搖頭,說道:“婚禮模式都是人定的,想怎樣就怎樣,如果你想要更加浪漫,也可以設計,隻要你有足夠的能力,像我們宗門就做不到這樣,淩空飛行,那得是宗師,不是九下宗,哪個宗門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宗師來呢。”

葉凡瞭然。

以後他要弄一個隆重、令天下女子羨慕的世紀婚禮,讓自己的女人永生難忘。

“葉兄……”

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凡看過去,居然是池小天,正走過來。

“池樓主,你怎麼也來了?”

池小天說道:“我還想問你怎麼來了呢。”

葉凡看向顧隆幾人,說道:“給你介紹一下,我剛認識的朋友,元青宗宗主顧隆,這幾位是他們宗門的人。”

顧隆看到池小天的那一刻,就很詫異,同時也有些激動,說道:

“望海樓樓主,你……葉先生,你們認識?”

葉凡說道:“認識,之前在世俗界的時候,見過麵,池樓主,給你也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老婆秦嵐。”

一聽到葉凡稱呼秦傾城為秦嵐,就知道他又亂給自己取名了,但你也要告訴我你叫什麼啊。

“秦小姐真是美若天仙,得到愛情的滋潤就是不一樣呐。”池小天笑了笑,看向顧隆,說道:

“顧宗主,我們又見麵了,你之前不是想要發展宗門嘛,我現在告訴你一個捷徑,說不定以後九下宗都得看你臉子行事呢。”

顧隆急忙問道:“什麼捷徑?”

池小天說道:“加入北鬥宗,帶著你的宗門加入,北鬥宗正在招人呢,隻要你們去了,保證收,等到北鬥宗擊敗眾多九下宗,就算不能成為六上宗之一,也可以成為九下宗之首,到時候誰敢不看你臉子行事!”

顧隆愣了一下,說道:“池樓主跟我開玩笑的吧,北鬥宗如今麵臨的困境,誰人不知,那是個即將被滅的宗門,現在加入,無異於飛蛾撲火。”

池小天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說道:

“顧宗主,你跟我做過交易,你應該清楚我望海樓是做什麼的,如果這是條死路,我會讓你去嗎?”

“想要變成武道世界的人上人,你就要有敢為人先的勇氣,世俗界有一句話叫: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如果你隻是規規矩矩,不敢賭一賭,那你永遠隻能成為人下人。”

顧隆很是疑惑。

望海樓是個剛剛冒出來的情報機構,向所有武道世界販賣情報,他就曾和望海樓做過交易,很有誠信,也很有權威。

可現在給他推薦的這條路,明眼人都知道是死路。

可望海樓又是搞情報的,難道掌握了彆人所不知的情報?

“池樓主,你能不能給我透個底,這北鬥宗到底有何能耐,讓你如此堅信他能在這麼多大宗門的聯手下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