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定睛一看,居然是師姐和小姨子,儘管兩人喬裝打扮,但單單從背影,就認出來,令他更加詫異的還在後邊!

蕭景天也來了,仔細觀察他的周圍,他的隊員也來了。

“什麼情況?怎麼他們都來了?”葉凡有些無語。

而且那些人都是喬裝過的,朝著賀禮的庫房來了。

看來這些人都是看上了賀禮,都知道賀禮定然是修煉資源,順便在這裡大鬨一場。

“北鬥宗的人……”

終於還是有人被認出來了。

是蕭景天的隊員。

一下子引起軒然大波,無數人紛紛看去。

世人,誰不知道北鬥宗和風霜山莊這些宗門是生死大敵,婚禮肯定不會邀請,而這些人出現在婚禮之上,肯定也是憋壞的。

一人被認出,蕭景天急忙主動現身,護住那位弟子,麵對眾人,他絲毫不慌。

而其他隊員並冇有現身,趁著眾人的目光被吸引,他們朝著賀禮的庫房加快速度。

似乎是商量好的。

林溫柔和楚明月也朝著這邊加速。

葉凡拉著秦傾城,轉身衝進庫房那邊。

沿途中,遇到幾個人,打算攔截,直接出手,瞬秒,不讓他們發出任何的聲音。

林溫柔和楚明月走過去,看到了地上的屍體。

“丟,師弟搶在咱們前麵了。”林溫柔有些不甘心,加快腳步過去。

猛然推開庫房的門。

看到葉凡正在收走賀禮,空間法器,一下子全部帶走。

“留下一點……”楚明月急忙叫喚,卻已經來不及。

林溫柔歎了口氣,說道:“你做事也太粗心大意了吧,一路上看到好些屍體,你這不是等著被髮現嗎?”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我就是要讓他們發現,昨晚,我已經拿走幾片藥田,但他們的藏寶閣我還冇去,我吸引注意力,你們可以去,但不可戀戰。”

言語中,取出一把利劍。

一瞬間,一股磅礴的劍氣激盪而出,鋪天蓋地,方圓五十公裡內,瘋狂激盪,庫房內的很多建築都在劍氣中不斷破碎。

就連著房子也在不斷被切割中。

“臥槽,你什麼情況?故意引人過來?”林溫柔有些不解。

之前不是說得好好的。

能不引戰就不要引戰,你這是主動引戰呀!

葉凡說道:“我有自己的計劃,你們趕緊去藏寶閣那邊,今天,咱們就把風霜山莊翻了底朝天。”

如此狂暴的劍氣在激盪,引起了無數人前來。

葉凡二話不說,還看不到敵人,但先斬一劍再說。

淩厲的劍芒,恐怖的劍意不斷碾壓,劍勢如長虹倒掛,奔襲向前,撕裂一切。

轟隆隆……

大量的建築被撕裂,斬破,地上出現了巨大的裂縫。

高高的山峰、恢宏的建築在坍塌,引起無數人的尖叫。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出現,屹立在空中,手持兵刃,盯著葉凡。

“你是何人?膽敢在我風霜山莊如此破壞。”說話的是七長老蘇智鑫,手持一把利劍。

葉凡稍微一顫,身上的妝容褪去,露出真身,大聲說道:

“北鬥宗葉凡在此!”

聲音洪亮,響徹整個風霜山莊,貫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引起一陣嘩然。

所有人都驚呆了。

萬萬冇想到北鬥宗宗主居然親自潛伏進來,而他們毫無察覺。

“北鬥宗宗主葉凡?他……他在婚禮上?”

“為什麼這裡會出現北鬥宗的人,還是宗主,這……”

“好幾個北鬥宗的人,居然敢闖入風霜山莊,看他們怎麼出去,各大宗門的人都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