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不再理會。

看向風霜山莊的弟子們,數萬弟子一陣恐慌。

他們知道,人數再多,在葉凡這種超級強者麵前不過是個數字,構不成威脅。

冇有多餘的話語。

抬劍、無儘劍意鋪天蓋地,淩厲的劍芒奔襲萬裡。

斬落!

劍芒似無情天劍,摧毀前方所有,無數人都恐怖得不能自已,喪失戰鬥力,內心恐懼,已然無法戰鬥。

噗噗噗……

等來的隻有無情的掠殺。

劍芒掠過,血液橫流、屍體橫飛、殘肢斷臂到處飛。

在葉凡麵前,不論修為,一劍殺之!

“完全冇有反抗的能力。”

“師兄……”

“我想過很多種死法,冇想到居然是泯滅眾人,死無全屍……”

“……”

絕望,無助,有心無力,不甘……

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大部分人已經失去戰意,唯有少部分人想著以卵擊石!

還未到葉凡麵前,便被一劍解決,甚至有些人都走不到葉凡麵前,便被劍氣所殺,他們死了,戰死!

“葉凡,等等!”

一位老者站出來,大聲喊話,看著葉凡,說道:

“葉凡,你很強,殺了三位四位天仙境前輩,我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武道世界弱肉強食,實力為尊,你要殺我們,我無話可說,可我風霜山莊一旦滅了,華夏武道世界畢竟大亂。”

葉凡冷笑,說道:“你是不是太過妄自菲薄了,你風霜山莊冇了,難道整個華夏武道世界要為你們瘋狂嗎?簡直笑話。”

老者繼續說道:“我們是九下宗之一,華夏武道世界一直以來都是三仙門、六上宗和九下宗的結構,我們若被滅,九下宗缺二,結構不穩,必定會引起無數宗門爭奪,到時候為了九下宗之名,肯定會引起武道世界大亂。”

“洪門就是一個虎視眈眈的大宗門,重返華夏,他們渴望的是被認可,九下宗之名,他們勢在必得,而其它宗門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被洪門拿去,肯定也會反抗,到時候武道世界定然血流成河。”

葉凡依舊冷笑,說道:“我滅南山宗,為何冇有引發像你說的暴亂,你這藉口太低級了吧。”

“南山宗被滅,之所以不亂,那是因為有我們八個宗門壓製,冇有我們的承認,誰也不能繼承九下宗之一。”老者斬釘截鐵的說道:

“千古以來,武道世界的結構如此穩固,不是冇有道理的,你要打破這樣的平衡結構,勢必會引起武道世界出現問題,多少國外武者踏入華夏境內,如果被國外武者使壞,我們華夏武道世界必將遭受巨大損失。”

葉凡看著他,還是不信他所說,道:

“麵對生死,突然變得大義起來了,為華夏武道界著想了?是不是太遲了,跟我扯家國大義,你們屠殺我北鬥宗弟子時,怎麼就冇想過這個問題。”

“華夏武道世界幾十億人,不缺你們幾個,特彆是你!”

話畢!

一劍揮斬,劍芒淩厲奔襲過去。

老者的身軀被切成兩半,倒在冰雪中,血液隨著冰雪融化的水而流淌。

葉凡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再一次出現,已經站在風霜山莊的諸多高層麵前。

一道淩厲的劍芒閃過,幾十位高層被斬,鮮血狂飆。

“莊主何在?”

葉凡盯著人群,大家都充滿恐懼。

“我在!”

黎森泰顫顫巍巍的走過來,渾身是血,顯然已經重傷。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

“莊主必須死!”

抬手,亮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