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宗主,劍下留人!”

一道聲音傳來,伴隨著兩道身影。

是池小天和他的仆人尹鵬雲。

葉凡看了一眼,停下,而莊主黎森泰已經嚇尿了,尿騷味四散。

“池樓主,你這是何意?”

池小天還顧四周,到處都是屍體、還有很多被冰封在下麵,冰麵開始融化,伴隨著大量的鮮血流淌。

風霜山莊的建築、地貌已經破敗不堪,慘不忍睹。

最終收回目光,看向站著的風霜山莊弟子們,個個都麵帶懼色,身上帶血,自知必死無疑。

“葉宗主,我這裡有一樁生意,不知你有冇有興趣?”

葉凡有些愕然,問道:“什麼生意?”

池小天看向黎森泰,說道:“我打算把風霜山莊打包賣給北鬥宗,不知道你要不要?”

葉凡愕然!

你這池小天搞的什麼鬼?

他繼續說道:“北鬥宗弟子不足百人,麵臨七大宗門的聯手攻擊,儘管現在還未出手,但終究會出手的,就算你北鬥宗個個是精英,但七大宗門加起來,有百萬弟子,難道你要與百萬人為敵,你或許死不了,但你的門人弟子呢?”

“風霜山莊目前還有近十萬弟子,你若收下,也是一支不俗的戰力,加上萬朝城、寧舊澗,你們可以抗衡對手,這筆買賣,我認為值得。”

葉凡看著密密麻麻的人,說道:

“你池樓主不過是望海樓樓主,難不成你能替風霜山莊做主?”

池小天看向莊主,說道:“我對葉宗主還是有些瞭解的,按照葉宗主一貫的做法,風霜山莊的人,一個都活不了,當然,逃走的那些天仙不算,就目前這裡的人,必死無疑。”

“如果我阻止成功,那便是我救下了他們,他們的命就歸我所有,黎莊主,你覺得呢?”

黎森泰聽著兩人的對話,有些無語。

難道我們就是商品了嗎?

“池樓主,我知道你想為我們某一條活路,但我風霜山莊弟子豈能投降,我們寧願戰死。”黎森泰看向旁邊的人,大聲說道:

“風霜山莊弟子,寧願戰死沙場,絕不投降!”

本以為大家會跟著他一起喊,冇想到大家都低著頭。

池小天見狀,急忙說道:“黎莊主,活著纔有希望,身為武者,你們天賦異稟,給你們時間,定然成為一代霸主,日後等你們強大了,再找葉宗主報仇,這計劃不錯吧?你們就相當於臥薪嚐膽,待到有朝一日,偷襲,反殺葉宗主,到時候也會成為一段佳話啊。”

黎森泰直接無語。

既然你想讓我們臥薪嚐膽,那你乾嘛要說出來,還是當著葉凡的麵說出來。

黎森泰旁邊的一位地仙境武者上前一步,說道:

“莊主,留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先活下去,以後有機會,咱們再東山再起。”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莊主,武道世界,成王敗寇,葉宗主的實力確實強,我們宗門冇有破凡境,奢望天仙境前輩回來幫我們報仇,已經不可能了。”

說話間,還看到了一直被楚明月暴揍的天仙境逃了,而和林溫柔大戰的天仙境被殺了。

“莊主,投降吧!”

“莊主,先活下去,以後再做打算。”

“……”

很多人都選擇了投降,願意被賣。

池小天樂見其成,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黎森泰看到眾人都如此,隻能妥協,說道:

“好,我們可以投降,可以加入北鬥宗,一旦我們加入,北鬥宗便會變成九下宗之一,繼承我們風霜山莊身為九下宗的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