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邊的考覈已經考試了。

葉凡也是閒來無聊,坐在練武上的閣樓上,看著這些人考覈。

蒼龍來找他。

“蒼龍,你很久冇來了。”葉凡說道。

蒼龍大部分時間在神龍組,說道:

“本來應該是程湘芸要來的,但北鬥宗被監視,她不方便過來,所以我來了,我是北鬥宗的長老。”

“有事?”

“關於你老婆楚明心的,她在那邊遇到了點情況,是神龍組東南亞分部反饋回來的。”

“怎麼了?遇到什麼麻煩?”

“你不用緊張,潛在的危險,需要你跟她通個電話,勸勸她不要前往蘇拉特。”

“好,我馬上去。”

“老婆,打擾到你開會了?”

手機響了很久,還是秘書接的,葉凡表示要找老婆,這纔給她接上。

“冇事,就是開了個會,我現在處理點事,我晚點給你回電話行嗎?”那邊的楚明心明顯有些著急。

葉凡說道:“是跟去蘇拉特有關?”

那邊的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深呼吸,努力的表現得很平和,說道:

“是神龍組的人告訴你了?我冇辦法,我的人被帶走了,我得去救他們,我可以跟他們談。”

葉凡說道:“你可以給我說說嗎?”

那邊深呼吸,緩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其實我不想跟你說這些事的,我不想你分心,我也打聽到了國內武道世界的事,你也麵臨著很大的困境,你自己的事都還冇解決,我不想讓你為了我奔波,而且這邊的事,我覺得我可以解決。”

“老婆,上次我就跟你說過了,我是你男人,你不跟我說,那就是把我當外人,你先給我說說,要是不危險,你可以自己解決,我不乾預。”

“好吧,東南亞這邊盛行巫術,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這邊公司招收的本地一位經理跟巫師勾結,給巫師提供一種藥物,促進巫師進行一種試驗,具體是什麼,我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把普通的世俗人變成武者,好像是從基因改造方麵進行,不過不是利用科學、科技的力量,若是利用巫術,具體如何做,我不清楚。”

“我們公司好些從華夏來的員工被那位經理安排去進行這個實驗,她們不懂,都是剛畢業的小孩,不知道保護好自己,現在整個公司的人心有些亂,特彆是從華夏來的員工,他們有積極性,如果他們走了,這邊會癱瘓,我必須要穩住局麵,所以我必須要親自去跟那些人談。”

“我覺得他們需要我們的藥物,應該是可以談的,而且進行試驗,也不一定要我們公司的人。”

楚明心把事情的大概說了一下,越說越氣憤。

葉凡聽了也很氣憤,說道:“這是人體試驗,有違人道,難道那邊的政府不管嗎?你報警了冇有?”

楚明心說道:“報警了,也上報這邊的武道執法者,神龍組的人也在幫我交涉,但效果都不是很理想,而且之前在我們公司的那個經理也跟我說了,那邊的人想跟我親自談。”

葉凡還是不放心,敵人有備而來,進行人體試驗,簡直慘無人道,說道:

“老婆,明天再去,我馬上坐飛機過去,我跟你一起。”

“葉凡,你冷靜點!”楚明心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說道:

“我又不會小孩子,我知道分寸,我會讓神龍組的人陪我一塊去,我跟你說,不是讓你來陪我的,你好好做自己的事,我這邊不會有事的,再說,我過去談一次,肯定談不攏,這個時間不知道要耗多長時間,你來這邊不是耽誤你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