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九微微一愣。

這小子口子張得真大。

他身邊最強打手是禿鷲,作為第一交易物,可以給你,但洪慶是除了禿鷲外第二打手。

一下子失去兩員大將,這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還有金盤山那塊地是他花費大力氣盤下來的,剛剛建好一排大廠房,是他洗白路上的重要一步。

不知道這小子從哪裡得到訊息。

難道這小子查過自己。

不過轉念一想,霍天南對自己的洗白之路一清二楚,應該是霍天南說過。

“葉醫生,看來你對我的產業很瞭解啊。”李九拄著柺杖,走幾步,好一會兒,繼續說道:

“我可以答應你,我不認為你能打得過威爾斯,你很快會是一個死人,給你許下任何承諾都冇問題。”

葉凡看向霍天南,說道:

“霍總,你平日裡和九爺交情不錯,你做個見證,若是九爺耍賴,我會親自擰掉他的腦袋。”

霍天南還是有些擔心,看了看那邊的白人,氣宇不凡,喘著粗氣,宛若一隻來自深山的蠻獸,說道:

“葉醫生,你確定嗎?”

葉凡從王大龍手中接過筆,快速簽下自己的大名。

一式兩份,一人一份。

葉凡的這份交給霍天南保管。

李九拄著柺杖走向白人威爾斯身邊,和威爾斯交流。

威爾斯會說華夏話,但不是很標準。

李九退下,其他人都退下。

廠房中間隻有葉凡和白人威爾斯,兩人麵對麵。

威爾斯上前幾步,用蹩腳的華夏話說道:

“他們都說你很強,你會什麼武功啊?”

葉凡很淡定,說道:

“你會什麼?”

威爾斯嘴角一揚,一臉鬍渣被拽動,說道:

“我會西洋劍術、格鬥術、你們東方的空手道,截拳道、泰拳等等,基本你想到的,我都會,我會讓你見識到一個全能的雇傭兵王。”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華夏是雇傭兵禁地,你不該來。”

威爾斯一聲冷哼,說道:“那隻是虛無縹緲的說法,華夏確實有些奇人,但我是被邀過來的,我一個星期前就來了。”

“我走了華夏不少地方,挑戰了不少武館,那些武館不堪一擊,都是弱者,太令我失望了,還敢說是雇傭兵禁地,我看就是東亞病夫。”

葉凡眼眸一冷,說道:

“那些市麵上的武館不過是花拳繡腿,隻能表演用的,你以為打敗那些就打敗整個華夏了?”

威爾斯一臉不屑,說道:“我在李九這裡遇到了一個不錯的對手,隻不過他受傷了,是個瘸子,若是他是個正常人,或許還能跟我打上一打,可惜了。”

葉凡左腳往後,腰部往前,雙手擺好架勢,說道:

“今日就讓你看看真正的華夏功夫。”

“太極、葉凡!”

話畢,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改變,彷彿周身出現了一層淡淡的乳白色氣流,周圍的空氣似乎在發生細微的變化。

隻可惜大部分人都看不出來。

葉凡的雙手開始動、雙腳也開始動,速度很慢,身體變得有些柔軟,慢慢移動,彷彿一個跳舞的女孩的身段般輕柔。

威爾斯看了一會兒,冷笑,說道:

“你這是什麼功夫?看著軟弱無力,完全冇有戰鬥力。”

葉凡沉默不語,依舊在移動。

伴隨著他的移動,空氣中的氣流越來越明顯,身體變得越來越柔軟。

威爾斯見他不說話,雙手握拳,一下子收緊。

頓時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身體上的肌肉盤結突起,變得堅硬無比,無形中的一股威壓震懾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