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凡境不出,天仙境最強,需要有人鎮守,這是主要戰力。

陳城主說道:“我們萬朝城有九位天仙境迴歸,有五位可以離開城池,出來參戰,另外,戰爭一旦爆發,我們還可以調來三萬弟子。”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葉宗主,我們也怕被抄家,所以我們需要留守一部分戰力在城內,以防城中戰力空虛。”

葉凡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寧舊澗餘玄清開口說道:“我寧舊澗可以出動十三位天仙境,不需要留守宗門,澗主說了,宗門有她一人足矣,另外,戰爭一旦爆發,我們還可以調來十三萬名弟子支援。”

這一大手筆,著實把人嚇到了。

李淑豔作為暫住在北鬥宗的弟子,聽到這話,問道:

“餘師姐,你冇說錯吧?我們已經有兩萬弟子在北鬥宗,你還要調來十三萬弟子,那宗門豈不冇人了?”

直接將整個宗門掏空,隻留下澗主一人。

餘玄清看向她,說道:“澗主說了,要麼全部調來參戰,要麼從今以後,寧舊澗納入北鬥宗,從此再無寧舊澗,你怎麼選?”

很顯然,跟她一起過來的姐妹都知道這件事了,紛紛低下頭。

在場的人都詫異了。

特彆是萬朝城的人。

這也太瘋狂了吧……

好好的一個九下宗,雖然比不上六上宗和三仙門,但也屬於食物鏈頂端的存在,下麵還有數以萬計的小宗門呢。

無數人嚮往的大宗,說不要就不要,如此任性,恐怕也就隻有寧舊澗澗主了。

“澗主真這麼說?”李淑豔還是不信。

另一位寧舊澗弟子說道:“豔兒,澗主說的,我們都在場,我們選擇前者,有澗主鎮守宗門,就算長甘宗等宗門想要去攻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澗主一人……”

大家都很擔心,特彆是寧舊澗的弟子們。

隻有餘玄清絲毫不慌,澗主出來見葉凡時說過,一百個破凡境在她麵前不過螻蟻,宗門有澗主一人鎮守,綽綽有餘。

李淑豔看向葉凡,目光不是很友善。

葉凡急忙說道:“李道友,你彆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可冇能力威脅你們澗主,我確實見到了她,她主動這樣說的,如果我想要,當時就可以要,不會等到現在。”

“至於你們澗主出動全宗弟子前來幫我,我也很意外,我跟你一樣,剛剛知道。”

說罷,看向餘玄清,說道:

“餘道友,你們澗主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記得跟我說,我一定會竭儘全力。”

餘玄清拿出一個小盒子,說道:

“澗主說了,如果你主動說想要幫她,就讓我把這個盒子給你,需要你的幫助,而且你能做到的。”

“……”葉凡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就是客套一下,還真有啊。

冇辦法,拿過來看看咯。

打開盒子,裡麵隻有一張紙條,下麵的人也很好奇。

葉凡直接丟下去。

“請葉宗主和李秋水儘快生孩子,孩子將由我來培養。”

看到這句話。

大家麵麵相覷。

“生孩子?葉宗主和李秋水?”

萬朝城的人很是詫異,完全看不懂。

寧舊澗的人也有些想不到,澗主最關心的居然是這個事。

葉凡說道:“收起來吧,這個事以後再說,先解決眼前的麻煩,我最近剛得到一個很不好的情報,我們的難度增大了。”

“什麼情報?”

“李清河已經召回南山宗所有在外的天仙境,至少有九位,另外,東瀛國武者要加入這場戰鬥,還有一位破凡境武者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