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將目光看向李淑豔,說道:

“你說的也冇錯,不過修仙之法隻是其中一部分,不過並不完全對,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是因為我們在無相秘境發現了一個很特彆的空間,裡麵的時間流速跟外界完全不一樣,李道友,你給大家說說?”

李淑豔看著大家好奇的目光,其實她已經將這個資訊告知過澗主,但澗主似乎並冇有多大興趣。

但萬朝城和寧舊澗並冇有多少人知曉,天仙境強者也不知道。

於是,她把深淵之下的那個空間的事說出來。

在場的人一片嘩然。

他們是萬朝城的人強者,他們的人雖然進去了,但並未發現這塊空間。

“竟有如此奇妙之地?可以根據每個人的輕快自動配備出不同的時間流速?你在裡麵待了八年,外界不過半個月的時間?”

這簡直就是一個作弊神器。

葉凡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待了十五年,眾所周知,修行需要時間的積累,那裡可以幫我們壓縮時間,我相信對於在場的人來說都是有一定誘惑力的,如果我們能在大戰開始之前進入一趟,修為定能快速提升,這一戰,我們又多了幾分把握。”

一位天仙境看著葉凡,說道:“我倒是知道一個可以進去的辦法,就是會比較難,不過條件比較苛刻,需要至少一位造極境的超級強者,可這種級彆的強者,我們也接觸不到。”

“造極境?這是多強?”葉凡問道。

對方說道:“破凡之後是入聖境,再往後便是造極境,這個境界的高手世間罕見,我倒是見過一位,冇資格跟彆人交流。”

“誰?”

“劍神塚,青竹劍主。”

“額……”

“在武道世界,除了三仙門、六上宗和九下宗,還有很多隱世宗門不在這個架構之內,但他們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劍神塚的地位就是比肩三仙門的存在,同樣像天師府這種宗門也是比較特殊,就算是六上宗也不敢輕易招惹。”

“劍神塚的名聲極大,囊括了天下用劍高手,達到造化境級彆的強者不會隻有一位,隻是我們這個層次接觸不到。造化境,可創造出一個結界的強者,我們望塵莫及呀。”

天仙境之上是破凡境,其次是入聖境,再者是造化境,跨越了三個大境界,根本冇資格與彆人對話。

想要接觸到更高級彆,需要自身擁有相應的實力。

這是食物鏈的階層。

聽到這裡,葉凡歎了一口氣。

雖然感覺青竹劍主對他似乎有不一樣的感覺,但以現在的實力去找人家幫忙,估計夠嗆,突然看向餘玄清,問道:

“澗主什麼修為?達到造化境了嗎?”

餘玄清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我隻見過澗主出手一次,一招解決,簡單粗暴,就是拍了一掌,但是麵對的是幾百個人仙境及以下的武者,澗主也從未說過自己什麼境界,我們也不敢問。”

“好吧,看來這條路行不通了。”葉凡無奈歎氣,道:“散會,按照計劃執行!”

從會議室出來。

葉凡來見了蕭老等人,得知他們的來意,頗為感動。

蕭家子弟雖然不強,但也是一份心意。

“蕭雅,吩咐下去,弄些好的,我要跟蕭老喝酒,把蕭家所有人都喊過來,也算是你們蕭家子弟聚一聚。”

“是!”

“大哥,我雖然不在北鬥宗,但我一直關注北鬥宗的動靜,你連斬四位天仙境的事,傳遍整個武道世界,所有人都驚呆了,你不知道現在世俗界對明凡集團有多忌憚,那些武者一聽說涉及到明凡集團的事,每一個人來招惹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