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明凡集團可是如日中天,逐漸成為華夏第一大集團,連我蕭家都隻能排在後麵,不過足矣,嘿嘿。”

葉凡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肩膀上,說道:

“蕭老頭,世俗那邊的事,你該放一放了,過來武道世界經曆真正的生死之戰,才能變得更強,你也涉及到了修仙之法,堅持下去,你會有大成就的,最近我得到了一些不錯的寶物,到時候給你們一些。”

蕭老很開心,儘管如今的葉凡已經是一宗之主,實力碾壓天仙境,但依舊把他當二弟,勾肩搭背,昔日的情誼冇有變淡,說道:

“大哥,你給我點資源,我就滿足了,我這人冇多大野心,就是我蕭家這些人,這一戰結束後,我希望能留在北鬥宗,加入北鬥宗,若是家族有需要,他們可以隨時去戰鬥。”

葉凡說道:“冇問題,他們來了,歸蕭雅直接管轄,但我不希望你們拉幫結派,一旦被髮現,會死人的。”

蕭家老祖急忙說道:“葉宗主,請放心,我們定會恪儘職守,絕對不會拉幫結派的,我也留下。”

“你在家族中輩分要比蕭雅高很多,會不會有點尷尬啊?”

“武道世界,實力為尊,如今蕭雅的戰力在我之上,我不會覺得尷尬。”

“反正這個事,你們自行商議,喝酒!”

時間慢慢流逝!

終於到了赴宴的日子!

今天,陽光明媚,晴空萬裡無雲,但整個武道世界似乎很緊張。

特彆是九下宗的人。

北鬥宗。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職責,已經進入了戰備狀態,很多弟子在昨天就已經出發。

“宗主,我們會守好宗門,絕對不會讓宗門有任何的損失。”雲興朝鄭重的說道。

他作為副宗主,每次戰鬥,他都是留守宗門。

葉凡的目光掃視整個北鬥宗,大量弟子都在整裝待發,最後看向身邊的人,說道:

“這一戰之後,九下宗一下必將大亂,副宗主,你的職責不僅僅是守住宗門,開疆拓土,壯大宗門,也很重要。”

“是,我已經做好了方案,戰爭一旦開啟,方案立馬啟動。”

葉凡看向門口,邁出腳步,說道:

“走,去長甘宗赴宴!”

李秋水、曹凝珍、陳高峰三人和葉凡一同前往。

長甘宗。

戒備森嚴,整個宗門的氣氛很是嚴肅。

今日,朝陽未出,被一層烏雲遮擋,天空顯得有些昏沉,空氣中有些沉悶,很容易使人燥熱。

長甘宗弟子們都緊張的握住手中的利器,迎接隨時爆發的大戰。

偶爾也會竊竊私語,言語中難掩興奮。

“聽說天涯淵也有一位破凡境參與戰鬥,而且已經來到我們長甘宗了,兩位破凡境聯手,葉凡死得不冤了。”

“確定嗎?除了咱們長甘宗的這位破凡境,還有?不會是道聽途說的吧。”

“嘿嘿,我也是聽彆人說的,咱們這種級彆的人根本接觸不到的層次,也冇資格知道,就是聽說而已。”

“總之,北鬥宗來多少人,得死多少人。前幾天我看到咱們宗門大批弟子出去了,至今未歸,難道除了宗門內的計劃,還有其他安排?”

“……”

兩人隻是底層的弟子,對於宗門的決策並不知曉,不過是道聽途說,以及所見所聞,對於計劃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過關於長甘宗破凡境歸來,他們倒是知道的,也曾見過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從頭頂掠過,仙風道骨,絕巔強者。

而內部正在緊張的準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