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位,說句不好聽的,我聽說葉凡乃是修仙者,修仙乃是上古修行之法,我們都不太熟悉,所以我做了最壞的打算,假如,我是說假如,我們敗了,各位也不用擔心,我已經聯絡了六上宗之一的落天宮,屆時,他們會出現阻止。”

馬上就有人反駁了。

“賈星暉,你肯定是付出一定代價了吧?”說話的是一位樣貌中年的男子,自信的說道:

“我覺得完全冇必要,不就是殺了幾個天仙嘛,我們在場天仙這麼多,還有三位破凡境,你還認為我們會敗,你這思想太消極了,長他人威風,隻要葉凡敢來,我們就能滅了他。”

賈星輝苦笑,說道:“杜倫,我都說了,假如,凡事都要有最壞的打算,留好後手,付出代價的是我,又不是你,我跟落天宮做了交易,損失的是我,我為了保全長甘宗,我無怨無悔。”

也有其他人開始反駁了。

“賈星輝,我也覺得冇必要,我們可以殺了葉凡,你這做法打擊大家的積極性……”

就在眾人爭論不休時!

一位地仙境武者前來報告:

“宗主、各位前輩,北鬥宗葉凡到門口了。”

莊睿馬上問道:“有多少人來?”

“一共四人,北鬥宗葉凡、萬朝城天仙境陳高峰、寧舊澗天仙境曹凝珍和地仙境巔峰的李秋水。”

莊睿嘴角一揚,說道:“請他們進來。”

“是!”

莊睿回到座位上,掃視在場諸位前輩,說道:

“就四個人,看到在場的前輩們,把他們嚇死!”

葉凡四人來到長甘宗,跟隨著一名弟子走進裡麵。

一路上無數長甘宗弟子盯著他們,眼眸中蘊含著殺意,都在壓製心中的怒火,若不是帶領的人在身邊,他們就忍不住殺過去。

“都什麼人到了?”葉凡很隨意的問道。

領路人說道:“各個宗門代表都到了,就差你們了,另外,洪門表示也想要爭取這個位置,所以也來了。”

葉凡嘴角一揚,目光掃視四周,神識釋放出去,隱約間已經感覺到這地方佈滿了各種隱藏的陣法。

每一個角落都有武者手持利刃守住,看來是準備好隨時動手。

“你們長甘宗弟子外出了嗎?這麼少?”

領路人說道:“一般宗門弟子都會外出曆練的,參天大樹要在外麵才能長起來。”

葉凡便不再說什麼。

這人說話圓滑,套不出什麼話來。

終於來到議事大廳,站在大門。

領路人走進去,卻發現葉凡並未跟進來,而坐在裡麵的人也都紛紛看過來,幾十雙眼睛盯著葉凡等人。

“葉宗主,這裡便是議事大廳,大家都在等著你們呢,進來吧!”

葉凡停下腳步,看向身邊的三人,說道:

“你們看到那邊的亭子了嗎?你們去那裡等我,商談之事,我一人談便可。”

李秋水馬上說道:“我們跟你來,就要跟你一起麵對,我們不會讓你一人獨自麵對的,我們跟你一起進去。”

三人已經看到了裡麵的眾多天仙境以及人仙境武者,數量極多,但他們既然選擇來到這裡,就不懼生死。

死亡,他們不怕,隻要死在戰場,死得其所,他們無所畏懼。

葉凡頗有幾分無奈,伸出雙手,攬住三人的腰,抱在一起,在他們耳邊輕聲說道:

“這個議事大廳內有一個很棘手的陣法,你們進來定然會被壓製的,你們在外麵跟我裡應外合,聽我安排,注意聯絡埋伏在外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