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無奈。

“他真受傷了?”一位天仙境不信。

其實不止他不信,所有人都不信,但他們不能拒絕葉凡的要求。

莊睿說道:“我們的人找到他時,他確實有傷在身,但我不信真的有人偷襲他,這不是計劃之內的事。”

目光看向宗門強者賈星輝,說道:

“前輩,若是出了這個議事大廳,那個禁忌陣法……”

禁止陣法鋪蓋的範圍這是在議事大廳,他們是想要把葉凡引進來的,可現在葉凡執意要在外麵。

“難道他發現了禁忌陣法?”賈星輝眼眸一眯,有幾分詫異。

這個陣法乃是邀請了高深的術法者前來佈置的,從長甘宗建立之時便存在,被稱為禁忌陣法,是因為這個陣法非常強大,曾利用此陣法殺過大量強者。

一位天仙境武者說道:“他作為修仙者,我聽聞修仙者冇有武修和術法之分,從修煉伊始就直接兩者兼修,他能發現,不奇怪。”

賈星輝馬上說道:“就算是入聖境武者前來都發現不了,他怎麼可能發現呢,難道他比入聖境武者還強?”

那人不說話了。

另一人說道:“那現在怎麼辦?要出去嗎?”

“出便出,有何不可,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跑了?”

“冇錯,還有不少人隱藏在暗處呢,不管在哪兒,他都跑不掉。”

“我覺得咱們還是乾脆直接動手吧。”

“不急,其他的部署需要時間,我們要的不僅僅是葉凡的死亡,還有北鬥宗,萬朝城以及寧舊澗的毀滅,我們再拖延一下。”

“莊睿,你馬上聯絡一下在外執行任務的人,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是!”

眾人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莊睿趕緊拿出資訊符籙,聯絡外麵的人。

很快收到了反饋。

三隊人馬已經集結,正在準備前往三個宗門大開殺戒,目前戰爭還未打響,他們還需要繼續跟葉凡在這兒糾纏。

那就繼續糾纏吧。

來到外麵的空地上。

舊事重提,還是那些要求。

“葉宗主,你們北鬥宗想要成為九下宗之一,需要滿足要求,請問你們現在達到了嗎?”莊睿問道。

葉凡看了看天空,昏沉昏沉的,說道:

“莊宗主,我有說過我們北鬥宗想要成為九下宗之一嗎?”

“……額!”

他繼續說道:“九下宗很牛逼嗎?你們以為我會被這種頭銜吸引嗎?以為我跟你們一樣愛慕虛榮嗎?”

“……”

這幾個反問,直接把在場的人都搞懵了。

一位人仙說道:“既然你不在乎九下宗,不想成為九下宗之一,那你為什麼還要來這兒?”

葉凡目光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你們都是我的仇人,都想殺我,你們邀請我來,難道我還天真的以為你們要推選我北鬥宗成為九下宗之一嗎?”

“是不是覺得我很傻很天真?我確實冇有你們這些老狐狸的經驗豐富、老奸巨猾,但我也冇天真到這種程度。”

“我為什麼來?我就是想來看看你們打算如何殺我,彆跟我說你們冇有殺我之心。”

目光看向議事大廳,說道:

“那棟樓的下麵有一個很強的陣法,剛來我就感應到了,但我不知道會不會對我有威脅,我就進去了一下,確實很棘手。”

這是要攤牌了。

在場的人也乾脆不裝了,但並不急著動手。

梁烏說道:“所以你就藉口上廁所,隻是想離開那裡,可是你為什麼要殺人,還消失了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