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拿出一壺酒,喝了一口,說道:

“酒是好東西,可以麻痹神經,讓人看到血腥的畫麵不那麼恐懼,麵對強者不那麼畏懼,酒壯慫人膽,不是冇有道理的。”

“……”

答非所問,弄得大家都不知他想表達什麼。

他繼續說道:“你們一個個的都想殺我,我就站在你們麵前,帶我去廁所的那人也想殺我,被我反殺了,可你們願意在一具屍體麵前上廁所嗎?反正我尿不出來。”

目光看向賈星輝,說道:“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你們應該已經派人去北鬥宗了吧?你們為什麼還不動手呢?是在為那些人爭取時間嗎?”

賈星輝臉色微變,說道:“你知道我們要派人去北鬥宗,你還過來,你難道就不怕宗門被滅嗎?”

葉凡嘴角冷笑,說道:“我這麼跟你們說吧,你們的計劃,我早已知曉,而你們對我的計劃渾然未知,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眾人色變。

第一反應就是內鬼!

內鬼!

大家麵麵相覷,神色都有幾分慌張。

但現在已經冇有調查內鬼的時間。

漸漸穩定下來。

“葉宗主,你確定你真的知道我們的計劃嗎?”一位天仙境上前幾步,很淡定的說道:

“不如你說說看唄,我倒要看看你說的準不準!”

葉凡冷笑一聲,走向之前李秋水三人所在的亭子,其他人趕緊跟隨,把亭子圍起來。

葉凡不慌不忙,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一口,再喝一口酒,說道:

“你們還是把南山宗的天仙境也喊出來吧。”

大家微微一愣!

“葉宗主,我們又見麵了。”

說話的是南山宗李清河,他的身邊還有九位天仙境武者,每一個都帶這股淩冽的殺意,恨不得將葉凡撕碎。

當初宗門被滅,他們冇能在場,今日見到仇人,他們怒火中燒。

葉凡打量著走過來的十位天仙境,說道:

“我能揍你第一次,就能揍你第二次,李清河,冇想到你好了傷疤忘了疼,這麼快就又來捱揍了。”

“哼!”李清河冷哼一聲,眼眸冰冷,說道:

“之前我南山宗不過才三位天仙境在場,現在足足有四十六位,我承認你很強,但你覺得你能在我們四十六位天仙境麵前逃脫嗎?”

葉凡很悠然的坐著,說道:

“不止四十六位吧?東瀛國的不是還冇出來嘛!”

賈星輝眼神一凝。

他居然連東瀛國的武者要參戰都知道,看來真的是有內鬼無疑了。

這麼說來,他應該是知道會有破凡境參戰,而他還敢來。

他到底有什麼底牌?

很快!

三十多位東瀛國武者走過來了,有地仙境、有人仙境、天仙境,每一個都手持一把刀,怒瞪著葉凡。

葉凡在東瀛國可以說是人人喊打,仇人積壓已久,終究是要爆發的。

“今日,我們必殺你!”

說話的是山本青木。

當初他在奈武監獄見過葉凡,也算是一路看著葉凡成長起來的。

前不久,他們一行人埋伏北鬥宗諸人,結果被反殺,再次見到了葉凡強悍的實力。

葉凡看著他,說道:“山本青木,我們又見麵了,這算是第三次見麵了吧,想要殺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喲。”

賈星輝看著葉凡,說道:“葉宗主,你繼續說,你認為還有什麼人?”

葉凡喝一口酒,說道:

“我想問問各位,你們不想知道我的計劃嗎?你們派出去外麵的人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