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槍的,很好,那就拿你開鋒!”

抬劍,劍芒直衝雲霄,高空之上的滾滾黑雲被劍芒刺穿。

璀璨的劍光照耀八方,帶著恐怖的劍氣縱橫。

“誅仙劍式,第二式:一劍斷山河!”

劍勢強勢、劍芒淩厲,怒斬而下,昏沉的天空似乎在渲染著這恐怖的一劍。

轟鳴的大道灌入巨劍,襲殺過去。

轟隆隆……

周圍直插雲霄的山峰、宏偉的建築、無數的武者都受到了這一劍一槍的殺勢震懾,遭遇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

空氣被擠壓,甚至爆出撕裂的感覺。

長槍如龍、直搗而去,槍勢淩厲,欲要刺穿這片天空,昏沉的天空顯得有些沉悶,這如龍的長槍十分耀眼。

長槍直指一襲白衣的葉凡。

葉凡也毫不客氣,手持利劍,恐怖的劍意碾壓八方,淩厲的劍芒斬殺而下,引動天地大道,劍鳴不斷。

鏘……

很清脆的聲音。

利劍和長槍碰撞在一起了。

本以為會有一定程度的僵持,誰都冇想到堅硬的長槍居然被利劍切開,槍身被劈開,所有的槍芒都在這一瞬間破碎。

手持長槍的天仙境武者震驚不已,麵色驟變,萬萬冇想到自己至強一擊,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什麼……這……怎麼會這麼強……”

內心震撼無比。

對手的強大遠超自己的想象。

在手中長槍被利劍鋒芒切開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窒息感。

活了近千年,死亡第一次離自己這麼近。

他想要躲避。

但距離太近,利劍已經在眼前,躲避不及了。

與此同時!

左右兩邊有兩位天仙境也已經意識到他即將死去,急忙出手救助。

可他們終究與葉凡有一定的距離,來不及了。

“不可……”

“住手!”

兩人奮不顧身的衝過去,揮動手中的刀劍,撕裂虛空而來,速度極快,氣勢瞬間飆升到極點。

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噗!

“啊……”

一朵嬌豔殷紅的血花綻放在空中,染紅了這片天空。

這是天仙境強者的血液,充滿活力、飆射數十米之高,隨後灑落,彷彿天空下起了血雨。

一位天仙境高手就這樣死在眼前。

“動手!”

“一起出手,殺了他!”

“誅殺葉凡,我要喝他的血!”

“……”

在場的所有天仙境、人仙境、地仙境都反應過來了,取出手中兵刃,爆發出強大的氣勢,空氣中不斷爆破。

這一瞬間!

天地變色,天空出現了異象,不知道是誰的功法,引得天空之上驚雷滾滾、粗壯的雷電劈下。

葉凡依舊手持利劍,一臉無懼。

這些不過是天仙境和人仙境,他的真正對手是還未出現的破凡境。

嘴角微微一揚,淡淡說道:

“今日,我要血染長空、屍體鋪滿長甘宗,你們找死,我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誅仙劍式,第四式:橫劍平天下!”

不需要留情、將劍意提升到極致,劍芒璀璨、照亮著昏沉的天空,劍氣縱橫天地間,有一種所向披靡的大勢。

利劍橫推,無窮的劍芒切斷了空間。

同樣站在人群中的陳高峰三人感受到葉凡的滿腔戰意,他們也燃起了恐怖的戰意,揮動手中的兵刃。

劍氣浩蕩、即使麵對眾多強者也不畏懼。

身為武者,不懼生死!

“山澗戲水——水花濺四方!”

曹凝珍揮動手中利劍,劍芒如同山澗的流水撞擊在石頭上濺飛,化作一道道淩厲的劍芒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