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真氣所化,瘋狂吸收著周圍的一切天地之力,吸收大道之力。

恐怖的劍意碾壓而下,大量的天仙境武者們都有些發愣,紛紛抬頭,透過黑黑的雲層看到一把巨劍幻影正在和葉凡對接。

這恐怖的劍意便是從巨劍出來的,劍氣變得更加強勢,更有壓製力。

“這……”

“這劍氣蘊含複雜的天地之力,這就是修仙者的真氣所化之劍嗎?”

“天地之力、自然之力、雷霆之力……大道之力……這就是修仙者的恐怖嗎?”

“修仙者又如何,還冇有成長起來,同樣要死,我們修武之人並不比修仙者差,諸位,殺了他。”

“……”

武道、仙道、一直都有爭議。

修仙者少之又少,武者數不勝數。

“黑切狂刀,橫斬!”

附帶雷電之力的黑切刀怒砍過去。

“修仙者,納命來!”

一劍縱橫,伴隨著身邊無數的殺芒洶湧襲來。

殺!

葉凡手持利劍,已經和從天而降的巨劍融為一體,整個人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俯視而下,看到二十多人強勢殺來。

“蒼穹之劍——殺!”

劍殺!

來自天上的巨劍,充滿殺意,淩厲霸道,欲要將這片天地摧毀,劍氣縱橫,切割空間的力道肆意狂暴。

劍芒所向披靡,斬殺下來。

迎接上二十多位天仙境強者的聯合一擊。

鏘鏘鏘……

最先接觸到的是那黑色的巨刀,巨刀爆發出的強大刀勢出現了裂痕,隨即破碎,持刀之人麵色凝重。

一股鮮血湧上喉嚨,終於忍不住,噴射出來。

巨劍殺芒也掠過,他的臉上出現了一道血口,直接將腦袋破開,身軀被劈成兩半。

巨劍殺芒並未停止,繼續殺向下方更多的人。

“這麼強……我不信……”

“加上我……抗住!”

“巨拳,頂!”

一位位天仙境的強者聯手,終於和葉凡的巨劍僵持住,但他們麵色凝重,神色緊張,在承受極大的壓力。

難以想象,二十多位天仙境在葉凡一劍之下居然依舊落下風。

噗!

終於還是有人撐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這聯合的殺勢似乎因為一人的吐血,失去了平衡,巨劍趁虛而入,巨大的殺勢出現了裂痕,眾人大驚。

“什麼……”

“這麼可能……”

難以置信,但葉凡手中的巨劍殺下來。

巨劍從天而來,一瞬爆發,無儘殺芒掠奪,二十多人紛紛被劍芒所傷,被震飛。

靠近利劍的幾人更是身軀化成血霧爛肉,灑落而下,直接慘死。

“我不甘心呐……”

多少人不甘心。

橫在砸向遠方。

巨劍依舊在往下。

葉凡一臉冷漠,俯衝而下。

嗡——

轟!

巨劍插入地麵,巨響傳來,劍身嗡鳴,以劍為中心,地表出現了無數道裂痕,如同蛛網般快速眼前八方。

無數的巨樹因為地表裂縫而倒下、更有山峰直接從中間裂開,坍塌下來。

每一道裂縫中都蘊含著極強的劍氣,遍佈八方。

噗噗噗……

劍氣殺人,大量的敵人被殺。

劍氣依舊被葉凡操控。

他站在地麵上,看向遠方的戰場。

看到了陸文超、蕭雅等人瘋狂廝殺,同時還有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弟子,殺得瘋狂,但處於劣勢。

長甘宗的護宗大陣已經啟動,還有各種隱藏的大大小小的陣法、封印不斷牽製,壓製北鬥宗、萬朝城和寧舊澗的弟子們。

被殺了不少。

葉凡感覺到有十幾位天仙境武者已經朝著他殺過來,身影瞬間在原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