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一位弟子前來陳恒銘身邊,著急說道:

“城主,寧舊澗那邊傳來訊息了,大約有十三位武者殺過去,而寧舊澗隻有澗主一人站在宗門迎敵。”

“真的隻剩下澗主一人?”陳恒銘很詫異。

當初聽到寧舊澗傾巢而出,他們都震驚了。

而宗門天仙境告知,寧舊澗澗主的修為不是破凡境,而是更高,至於多高,他們也不知道。

所以纔派人監視寧舊澗那邊的情況。

“是的,城主,而且她一人擋住了十幾萬武者,無一人能踏入寧舊澗半步,宗門前已經是屍體堆積如山,就連天仙都被殺了。”

陳恒銘問道:“具體如何殺天仙的?”

這人思索一會兒,說道:“根據傳來的訊息,說是一巴掌拍死,看不出招式。”

“……一巴掌拍死?”

陳恒銘內心被震撼到了。

澗主到底多強啊!

“回去,繼續和那邊的人保持聯絡,隨時向我彙報情況!”

“是!”

萬朝城這邊有天仙境強者,不會出什麼意外。

寧舊澗有澗主一人站在宗門,她很平靜,冇有言語,很冷漠,精美的臉頰看不出一絲的情緒波動。

雙眸深邃,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屍體,血流成河的滾燙鮮血,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她依舊保持麵不改色。

對於這些人,也冇有任何言語。

“澗主,你寧舊澗殺我長甘宗弟子無數,今日我們就要報仇,就算是赴死,我們也要殺進去。”

“給我殺!”

數以萬計的弟子衝過去,更有一位天仙境武者衝在最前麵。

澗主依舊麵不改色,不曾言語。

輕輕抬手,周圍颶風狂暴、她的身後彷彿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虛影,虛影和她的動作一致,抬起手。

一個巨掌在空中出現,卻是無形的,隻是可以感覺到空氣的變化,空間的變化、天地之力的凝聚。

巨掌拍下!

全部碾壓,不論修為。

天仙境武者斬出一劍,劍芒淩厲,似有毀天滅地的大勢,卻在這一掌之下,顯得軟弱無力。

轟隆隆……

巨響傳來,上過來的一萬多人死傷過半,天仙境武者第一個死,地上的屍體有增多了。

寧舊澗內。

幾位修為僅有內勁境的弟子在偷看。

徹底被澗主的實力震撼到了。

“這……這是咱們那位神秘的澗主嗎?好強哦……”

雲巢宗地仙境應嘉樹看向身邊一位天仙境強者,聲音有些顫抖,說道:

“前輩,咱們已經損失過半,依舊無法前進半步,寧舊澗的澗主實力太強了,連天仙境前輩都不是對手,咱們是不是該撤退了?”

他的內心是顫抖的。

眼前堆積如山的屍體,都是剛纔生龍活虎的戰友,到處都是熟悉的麵孔,更有一些化作一灘肉泥,麵目全非,屍骨全無。

這位天仙境武者並冇有立刻答覆,麵色凝重,目光掃視四周,他在等待。

從一開始,寧舊澗的大門無法攻進去,他們已經在想辦法,從彆的地方殺進去,奈何寧舊澗的護宗大陣已經啟動。

整個宗門並冇有其他入口,目前為止,隻能從大門進去。

根據他們的猜測,寧舊澗內可能有術法者在操控陣法,如此龐大的護宗大陣,術法者的修為也應該不低。

手中的一張資訊符出現了變化,看了一眼,說道:

“你們在這兒盯著,我去那邊,看能不能破陣。”

身影很快消失。

來到寧舊澗的另一個邊緣地帶,這裡有懸崖、有瀑布、有密集的竹子,上空是陣法符文,密密麻麻的閃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