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方,有人在觀戰。

三人來自六上宗,不屑於觀看其他地方的戰鬥,隻關心寧舊澗澗主的戰場。

一位青年模樣的男子揹著一把大劍,看著兩位天仙境武者被拍成肉泥,麵色凝重,說道:

“這些人太弱了,試不出她的真正實力的,一巴掌就被拍死了。”

一位老頭摸著鬍子,緩緩說道:

“連破凡境都是一巴掌的事,這些小天仙就是死尋死路,我現在好奇的不是她的實力,而是她讓寧舊澗傾巢而出,隻為北鬥宗。”

沉默了一會兒,繼續說道:“按照她的性格,九下宗的事,她根本看不上眼,寧舊澗也基本放任不管,交給下麵的人去管,可最近她頻繁現身,我看她跟北鬥宗的宗主葉凡關係好像不一般,我對葉凡更有興趣。”

一位老婦拄著柺杖,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反正在她這邊是看不出什麼來了,不如我們去長甘宗看看葉凡的戰鬥?根據我落天宮得到的訊息,那位葉凡是修仙者,說不定是袁天罡那一脈的。”

“走!”

三人轉身,準備離開。

突然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比拍死天仙境的巨掌還要巨大、還有沉重、還要有震懾力。

三人臉色微變,看向寧舊澗宗門的方向,緩緩飛過去,頭頂之上的巨掌緩慢跟隨。

三人低空飛行,並不願意踩在地麵。

地上滿是屍體,已經無處落腳,距離澗主一百米處,停下。

“澗主,你還真是狠心,連這種小蝦米,你都下得去手。”

三人出現。

無數人驚恐,他們認得出來,這三人來自六上宗,對於他們來說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而澗主一臉冷漠,甚至臉上多了幾分殺意,終於第一次開口,道:

“既然你來了,那就得幫我做事,否則你們走不了。”

老婦的眼睛眯起來,說道:

“你想讓我們做什麼?”

澗主說道:“把這裡的人全殺了,他們跑掉一個,你們都得死!”

“……”

三人一下子有些懵,同時也有些惱火。

“魚薇歌,你覺得你能指揮我們嗎?”老婦手中的柺杖杵地,一股磅礴之氣舒展開來,盯著前方的寧舊澗澗主。

澗主很平靜,甚至帶著不屑,盯著三人,抬起的手微微往下一壓,無形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壓下。

三人一下子臉色突變,變得更加凝重,怒火逐漸浮現出來。

“你們可以選擇死亡!”

言語很平靜,卻帶著不可抗拒的威脅。

嗖!

老婦手中的柺杖挑起,地表開裂,一股恐怖的力量蘊含著雄渾的天地之力奔湧而出,宛若一條龍捲風,帶著席捲一切的死亡威脅殺去。

這一股力量的強大,令長甘宗等眾人的人都震驚不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呐!”

奔襲向澗主。

澗主很淡然,臉頰上增添了幾分冷漠,抬起的手快速壓下,天空之上的巨掌鎮壓而下,空間被擠爆。

麵前更是出現了一把劍。

彷彿憑空出現,劍光照耀,照亮整片天空,鋪天蓋地的劍意席捲大地,縱橫而出的劍氣撕裂昏沉的空間。

一道淩厲的劍芒怒斬過去,速度極快,令人應接不暇,摧毀所有。

迎接上那一道雄渾的龍捲風般的殺芒。

嘶啦!

直接撕開,劍芒所過,皆化為虛無。

兩邊夾擊,利劍已經殺過去。

頭上還有巨掌壓下,雙管齊下,三人根本扛不住,紛紛施展手段,死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