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老婦第一個承受不住,吐了一口血,單膝跪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如紙,大口喘著粗氣,充滿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另外兩人也無法反抗,再不投降,他們會死!

“等等,澗主,我聽你的!”

老者第一個投降。

然而澗主並冇有停下的意思。

“魚薇歌,我認輸,我殺了這些人。”

老婦第二個投降。

緊接著青年模樣的男子也說道:“我也聽你的,快住手!”

終於!

那把利劍停在老婦麵前僅一厘米的距離,再不快點,老婦就被利劍斬殺,她已經嚇尿了,褲襠濕了一片。

澗主停下,並未說話,收回巨掌和長劍,靜靜的看著三人。

這三人臉上寫滿了不服和不甘,但麵對澗主的強勢,他們知道逃不掉,而且澗主也不想要殺他們,隻要聽話就行。

三人轉身,看向近十萬的武者。

這些武者一下子就慌了。

這三人可是來自六上宗的人,修為碾壓他們。

剛纔的對話,他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前輩,有話好好說……”

“前輩,我願意效忠於你,求你彆殺我……”

“快逃啊……”

近十萬人,一鬨而散。

可一切都是徒勞的,這三位可都是破凡境,老婦更是破凡境巔峰。

三人如同惡魔,衝進人群,開展殺招,凶猛無比,十萬人在他們眼中不過是數量多了點而已。

澗主靜靜的看著三人屠殺十萬武者,一言不發。

躲在寧舊澗的幾人,內心已經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澗主居然敢命令六上宗的人為她做事,太牛逼了,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澗主就是厲害,隻是不知道咱們寧舊澗出去的弟子戰況如何,葉凡能不能抗住那麼多宗門的圍剿。”

“既然澗主同意把宗門的所有人都調出去,肯定是看好葉凡的,咱們也要相信他好嗎?”

“……”

時間過去了半個小時。

近十萬武者,無一生還。

而三位破凡境已經沾滿了鮮血,渾身臟兮兮,站在屍體堆中,周圍遍佈屍體。

這些都太弱了,平時他們都不屑於出手。

老婦擦掉眼皮上的血跡,說道:

“魚薇歌,我們可以走了嗎?”

澗主緩緩說道:“你們在這兒陪我喝茶,就不必去其他地方了。”

“……”

三人直接語塞。

但並不敢違抗。

青年模樣的男子說道:“魚薇歌,我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殺了這些人,你要說話不算數嗎?”

澗主說道:“我可曾說過你們殺了這些人,就立刻放你們離開?那邊的戰鬥,你們不能參與,等戰鬥結束了,我自然會讓你們回去,你們不是一直想要窺視我法武雙修的秘密嗎?我可以跟你們討論一下。”

三人眼眸冒出精光。

世間法武雙修者無不成為一方霸主,魚薇歌的威名在九下宗及以下,或許不怎麼樣,那是因為她不跟這麼低層次的人玩。

可六上宗、三仙門這種級彆的大宗,自然對她的大名如雷貫耳,憑藉法武雙修,縱橫各大兄弟、深處各種秘境和遺址,殺出赫赫凶名。

寧舊澗的戰鬥算是暫時結束。

也是結束戰鬥最快的地方。

但其他戰場的戰爭依舊在激烈的進行著。

此刻的雲巢宗。

也就在寧舊澗的旁邊不遠處。

這裡廝殺成片。

戰鬥方式有章法,形成一股股強勢的洪流,不斷襲殺。

萬朝城石善芳帶領著數萬弟子殺進去,就在天仙境武者破除護宗大陣的那一刻,他們的戰意達到了空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