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而言,很多國家都已經禁忌這種實驗的存在,但東南亞地區,有一些巫師,他們利用巫師創造出了另一種人,那是一種傀儡,或者說是生化戰士,那種是慘無人道的,一直被唾棄,但也算是最接近改造成功的案例。”

聽到這些,王五有些興奮,同時也有些擔心。

“前輩,你有這方麵的相關資料嗎?我想研究一下。”

嬋娟說道:“我可以給你弄來一些,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就是不能用在人身上,這是被禁忌的,無數人失敗了。”

王五點頭,說道:“我隻用在我的狗身上,我可以答應你。”

嬋娟加快腳步,說道:

“先救人,我覺得你很不錯,雖然修行天賦不是很好,但你的腦袋很好,你若是願意,以後可以經常找我。”

王五很激動,說道:“謝謝前輩賞識,我有很多事情想要請教前輩,事情結束後,我定會去找前輩的,咱們先救人吧。”

兩人言語中。

餘玄清等人已經把人救出來。

看到傷痕累累的雷坤等人,很是心疼,不過他們怒火中燒。

“對不起,我們拖宗門後腿了!”

王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說什麼傻話,你們做得很好,隻不過出了點小小的意外而已。”

“你……”嬋娟盯著雷坤看了好一會兒,其他人都被她的眼神搞懵,不知道她想表達什麼,隻見她繼續說道:

“你的資質很像我們澗主,你……天賦異稟,我很看好你,儘管現在還冇有真正成為強者,但你將來必定成為一方霸主,你可願拜我為師,我可助你一臂之力。”

大家都很詫異。

這麼看好雷坤?

雷坤的天賦是不錯,但在北鬥宗的眾多弟子中,也不算太出眾,至少比不上蕭景天、蕭雅、楚明月、洪慶這些人。

當初很多人也看不懂宗主為何收雷坤為徒。

現在看到嬋娟天仙道出雷坤的天賦,很是詫異,給出的評價這麼高。

雷坤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前輩,我……我有師父了。”

“誰?”

“我們宗主!”

“葉凡?”嬋娟有些失望,不過也蠻好奇,說道:

“自從我歸來,便聽到不少關於北鬥宗宗主葉凡的事,澗主似乎對他很看重,我對他很是好奇,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王五說道:“他是個醫生,也是個身懷家國大義的人,實力很強,前輩,待我們解決這裡的事之後,咱們可以前往長甘宗,便可看到他如何與破凡境一戰。”

嬋娟的眉頭微皺,說道:“他已經可以和破凡境一戰了?為何我不曾聽聞他的名字。”

王五說道:“他剛入武道世界三年,前輩冇聽過也很正常。”

“什麼?才三年……”娟娟很詫異,說道:“我們澗主對他好像不太一樣,為什麼?”

“這我們就不知道了……”

大家出去。

整個雲巢宗已經淪為戰場,北鬥宗、寧舊澗和萬朝城弟子在天仙境武者的帶領下,不斷殲滅雲巢宗弟子。

到處都是屍體橫陳,這是一場冇有任何懸唸的戰鬥。

一直到黃昏降臨。

雲巢宗已經覆滅,破敗不堪,當然,還有很多弟子在外麵征戰未歸,而宗門已經被毀。

宗門之內的修煉資源都被收刮。

王五讓餘玄清等人清點傷亡人數,他則聯絡北鬥宗那邊,瞭解那邊的戰況,麵色凝重,看向西邊。

昏沉的天空,並冇有夕陽,天空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