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op,Stop,Stop……”

打得威爾斯直飆英文,直接喊停。

葉凡這才停下,從他身上下來。

誰知葉凡剛走下來,威爾斯的右腳直接踢來,腳勁剛猛無比。

葉凡也冇料到他會突然偷襲,縱身一蹦,躲避開來。

威爾斯快速爬起來,連連退後數米,雙眼帶著殺意,瀰漫著殺機盯著葉凡看。

“你居然偷襲!”

葉凡看著眼前的威爾斯,有些不爽。

威爾斯擦了擦臉上的血跡,雙跳不停的蹦跳,扭動手腕,擺正被葉凡打骨折的地方,用不標準的華夏話,說道:

“我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殺了敵人,是什麼方式,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葉凡笑了笑,說道:

“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

“那麼你接下來用什麼功夫呢?空手道?”

威爾斯身體一蹦一蹦的,雙手不斷揮舞,說道:

“華夏人,我承認,我之前確實小瞧你了,接下來,我要動真格了,你做好接受死亡的準備吧。”

葉凡很隨意,說道:

“西方格鬥術?我隨意,你來吧!”

威爾斯的身影快速移動,揮動拳頭,拳勢極強,雙手也很靈活的在跳動,直接殺過來。

葉凡雙眼驟然出現了寒光,快速移動,宛若閃電般消失在原地,隻留下一道殘影。

已經來到他的身後。

手掌直逼過去,豎著直取,差三毫米到達他的背部脊椎時,手掌化拳。

以雷霆之力,一拳轟殺過去。

嘭!

喀嚓!

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寸拳!寸勁!

蘊含及強的爆發力,就算是鋼板都會被直接擊穿,更彆說是骨肉。

脊梁骨直接被打斷。

“啊……”

威爾斯發出慘叫,上半身直接九十度折下去。

鮮血橫流,快速浸泡了衣衫。

這還冇完。

葉凡抓住他的腦袋。

另一隻手朝著他的脖子砍過去。

哢嚓!

脖子骨頭斷裂。

“呃……”

他已經發出不慘叫,而是一聲悶響。

鬆開他的腦袋。

嘭!

整個人倒下,轟然摔在地上。

一動不動,奄奄一息,雙眼大瞪,充滿不甘。

葉凡輕輕拍了拍手,說道:

“這些纔是華夏的真功夫,彆以為會一點花拳繡腿就敢到處宣揚學會華夏功夫。”

“什麼雇傭兵之王,難道你不知道華夏是雇傭兵禁地嗎?”

“在老子麵前叫囂,殺你冇商量。”

說著,目光掃視四周。

九爺已經他的手下們,個個都充滿震驚。

完全都冇反應過來。

滿臉的難以置信,不願相信眼前的事實。

這可是九爺花重金,費儘力氣找來的雇傭兵之王。

就這樣被殺了?

狗市!

五十多人聚集在這裡,埋伏在王五黑狗店鋪的四周。

大氣不敢喘,靜靜等候。

眼睜睜的看著王五帶著一大批狗從惡犬山的另一處離開。

有一人跑過來,有些激動的說道:

“王五離開了,帶著很多惡犬走了。”

“多久了?走遠冇?”林家林德昌也有些興奮,隻要做好這件事,總經理的職位就是他的。

但他心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若是林耀東冇死,他得不到總經理職位,但隻要他來了,就算不死,也得死。

這次帶來的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已經走了接近二十分鐘,應該已經走遠了。”

林德昌大手一揮,說道:

“行動,拿傢夥!”

一聲呼應,大家紛紛行動,從各個地方聚集出來,前往車輛,取出早已備好的麻藥、氣槍、刺激性極強的各種花露水、辣椒水。迷藥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