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逃離!

逃到百裡之外,猛一抬頭。

巨掌依在,而且已經壓到頭頂,無所遁形。

逃無可逃!

轟隆隆!

聲聲巨響砸下,兩位破凡境直接被拍中,拍進地下,地表不斷爆破,那些早已破敗不堪的山峰破碎,被夷為平地,那些建築碎片也被抹平。

似乎一切都在這一掌下化為烏有。

巨掌之內,天仙境武者也扛不住,想要抵抗,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直接被壓扁,變成肉泥,其他下麵的境界就更不用說了。

而來自北鬥宗、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並未受到影響,身軀穿過了巨掌,除了他們之外的一切物體都被巨掌壓下。

高峰、巨樹、大石、武者、無一例外,方圓千裡之內,地表都在不停的震盪,彷彿整個世界都在顫抖。

“這……這是什麼功法……”

來自落天宮的一位武者難以置信的盯著前方的戰場。

“不知道,很強、充滿古老的氣息,似乎來自遠古……”

觀戰之人都被震撼到了。

即使伸出遠方,依舊可以感受到這一掌的恐怖威壓,不斷震懾而來,他們施展功法才能抵禦餘波。

“結束了嗎?”

一位女子掃視整個戰場,哀嚎一片,再看向站在空中的葉凡,頭頂上依舊懸立著一把利劍。

臉色略顯蒼白,嘴角溢位鮮血,不過他很快擦掉。

這一掌消耗太大,甚至透支了身體。

不到萬不得已,他真的不願意使用這招。

俯視而下,戰場一片死寂,屍橫遍野,敵人基本上都已經趴下,而萬朝城、寧舊澗和北鬥宗的弟子們都被他震撼到了。

都不說話,抬頭看向空中的葉凡。

“贏了嗎?”

餘玄清掃視四周,脊梁骨有點發冷。

葉凡這一招太強了,連她都害怕。

還好不是敵對之人。

“冇想到九下宗之下還有這般奇人,看來此行不虛。”

說話的是一位年輕人,身穿古裝,腰戴佩劍,踩著虛空,目光盯著葉凡,一步一步走來,說道:

“你很強,但剛剛那一招,明顯超出了你的能力範圍之內,消耗過度了,我現在跟你討要一樣東西,你不會拒絕吧?”

葉凡盯著眼前俊美的男子,問道:“你是誰?想要什麼?”

眼前俊美的男子來自六上宗之一的太初宗,一臉淡然自信,對葉凡頗有幾分欣賞,緩緩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孫桓,來自太初宗,我想要你的劍!”

雙眸盯著懸立在葉凡頭上的利劍,緩緩說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他很清楚,葉凡剛剛那一招已經透支了身軀,已經不能再戰,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所以這個時候,葉凡不會,也不敢拒絕自己。

葉凡伸手,抓住劍柄,感受著利劍傳來的古老氣息,劍意轟鳴,天地間的大道和利劍自主產生共鳴。

這可是軒轅黃帝的佩劍,上古神劍,豈能讓人隨便拿去。

不過想想,餘玄清、黑匣子劍客曾經告誡過他,八劍齊集,會惹來禍端,而如今,第八把劍在太初宗。

“這是我的劍,憑什麼要給你?”

如此佩劍,絕不能輕易讓出。

孫桓很平靜,打量著他,說道:

“你剛剛那一招很強,身體已經透支,如果我現在出手,你必死無疑,我認為一把劍,換你一條命,你應該知道如何選擇。”

就在這時!

遠處傳來一聲慘叫。

定睛看去,毅然是林溫柔一拳暴揍破凡境李延佑,直接打死,血肉迸濺,染紅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