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桓沉默了一會兒。

感覺有點被利用的不爽,但看著眼前臉色蒼白,身軀明顯被透支的人,他有絕對的信心。

“好,我答應你,若你能贏我,我保你安全離開。”

葉凡抱拳,說道:“多謝。”

隨即,目光掃視下方。

屍體堆積成山,漫山遍野都是殘肢斷臂、夜空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還有不少敵人在動,雖然不死,但也已經失去戰鬥力。

再看向北鬥宗、萬朝城以及寧舊澗的弟子們,個個都身受重傷,身上帶血,都在抬頭看著他。

“諸位,你們即可返回北鬥宗,此刻,北鬥宗的大戰尚未結束,需要你們的支援,快走,我隨後就來。”

聲音傳蕩在每個人耳中。

嗖!

一道身影騰空而起,嘴裡說道:“宗主,我要與你並肩作戰,即使麵對六上宗,我也不怕。”

“彆過來。”

葉凡喝止他,說道:“對方可是入聖境的強者,你做不了什麼,他殺不了我的,大不了,我把劍給他,陸長老,帶人回宗門。”

“可是我……”

“冇有可是。”葉凡打斷他的話,說道:“這是命令!”

陸文超咬了咬牙,無奈退下。

而另一道身影飛來了。

“李秋水,你來乾什麼?馬上去北鬥宗支援!”

李秋水手持利劍,目光盯著遠方的孫桓,說道:

“葉宗主,我可不是你北鬥宗弟子,你命令不了我,我要跟你一起作戰。”

“你……”葉凡直接無語,喊道:“餘玄清,把她帶走,不然我會接手你們寧舊澗。”

聞言。

餘玄清馬上過來,將她強行帶走。

“姐夫,加油,我姐還在等你呢!”

楚明月在下麵大聲呐喊,眼眶中泛著淚花,雖然身受重傷,依舊滿腔戰意,雙手握拳,狠狠一拳打在邊上的一位天仙境武者的腦袋上。

打得腦花迸濺,濺了自己一身。

葉凡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

眾人逐漸離開,葉凡目送他們離去。

現場隻留下林溫柔和葉凡,隨即拿出一張黃紙符,傳遞了一下資訊。

隨即,看向孫桓,說道:“可以了。”

孫桓卻說道:“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調息,我希望你能以絕佳的狀態下跟我一戰,彆說我欺負你。”

說罷,丟給葉凡一個小瓶子,說道:

“這丹藥可以幫你快速恢複,我不希望彆人覺得我勝之不武。”

葉凡也不客氣,接住,直接吞下。

頓時感覺到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在體內四肢百骸快速遊走,不斷修複體內的傷痕。

雙腿盤起,坐在虛空中,開始調養生息。

觀戰的人群中,有不少來自大宗門之人。

其中便有神龍組的人。

“快,葉凡發來資訊,執行護送任務。”傅河急忙說道。

青龍領命,馬上離去。

北鬥宗等三宗弟子都身受重傷,在回宗的路上很有可能會被襲擊,早在很早以前,葉凡就跟神龍組有交易。

必要時,神龍組對他們執行護送任務,葉凡自然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程湘芸看著正在調養生息的葉凡,很緊張,手中的劍緊握。

若不是神龍組的身份壓著,她肯定要出去跟葉凡並肩作戰,這層身份束縛了她很多行動。

“傅河,請求神龍組強者保護葉凡不死,我知道,咱們神龍組肯定也有強者在觀戰,能不能請他們幫個忙,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程湘芸咬牙切齒。

六上宗、孫桓,她有印象,此人乃是絕世強者,修為難以估量,就剛剛隨意出手,便可廢林溫柔一條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