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是一位女子,中年模樣,韻味十足,一身飄逸,手持佩劍,眼眸始終盯著遠方的葉凡。

她來自劍神塚。

青竹劍主緩緩說道:“武道、仙道、若是以境界劃分,仙道的化神境應該相當於武道的破凡境,可兩者的修行之法不同,武者以自身為容器,修仙者以天地為容器,修仙者處於冰河時期的前期,武者為了適應環境,誕生於冰河時期的後期,在寒武時期逐漸發揚光大。”

“經過我們這麼多年的研究,總體來說,修仙之道淩駕於武道,可由於環境的限製,修仙之法進展緩慢,不易於修行,同時修仙之法失傳,也就是袁天師在複興修仙之法,儘管環境不適合,也被他們強行開辟出一條修仙之道來了。”

“這條修仙之道的來臨肯定不是偶然,也不是突然出現的,這個世界出問題了,或許這個問題對於修仙者來說是好事。”

“葉凡正好利用了這個問題,他的修仙之法異常霸道,根據我的分析,葉凡雖是化神境,但殺破凡境不成問題,麵對入聖境估計會很吃力,我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底牌。”

“我看他的神情,應該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底牌,我很期待他的表現,我始終相信袁天師的手段,葉凡是他最完美的作品,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死掉,肯定有不為人知的底牌。”

在長甘宗等候觀戰的人很多,都在隱藏。

下方數萬人重傷,紛紛爬起來,就要逃走。

破凡境唐寅艱難的站起來,體內傳來的痛感令他撕裂著嘴,猛吸涼氣,杵著長槍,終於站穩。

抬頭,看了一眼盤坐高空的葉凡,心有餘悸。

此人到底多強,剛剛那一掌居然如此恐怖,連他都招架不住。

目光往下,掃視四周,到處都是屍體還有重傷垂死之人。

旁邊一位重傷之人爬起來,是天仙境梁烏,經脈不知斷了多少根,徹底失去戰鬥力,說道:

“唐前輩,我們……我們輸了!”

目光掃視四方,到處都是屍體,屍橫遍野,計劃趕不上變化。

葉凡的強大超出他們的想象。

唐寅看著不斷有重傷之人掙紮起來,說道:

“我們都已經失去戰鬥力,而接下來六上宗之一的孫桓會出手,葉凡也很強,戰鬥餘波會很強,我們無法抵擋,還能動的,趕緊遠離,宗門冇了,可以重建,隻要人還活著就行,待到修為更上一層樓,再找葉凡算賬不遲。”

梁烏拖著重傷之軀,趕緊尋找還活著的人,不管是長甘宗還是天涯淵、亦或是洪門的人,全部喊起來,互相攙扶著離開。

他們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一個小時後,葉凡和孫桓會展開一場大戰,產生的戰爭餘波不是他們能承受的。

不斷有重傷之人離開。

多少人心有餘悸,僅僅一掌,居然有這般毀天滅地的大威能。

此刻!

葉凡更是要和入聖境強者決戰。

萬眾期待。

時間慢慢的流逝。

葉凡逐漸調整好狀態,孫桓給的丹藥確實是個好東西,透支的精力、體力、機能……全都回來了。

狀態達到了最佳。

站起來。

看向前方,說道:“孫桓,你是個值得敬重的對手,那就讓我們堂堂正正一戰吧!”

孫桓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右手持劍、一下子,劍氣激盪,狂暴肆意,快速吞噬方圓幾十公裡內的範圍。

抬眸,眼眸冇有殺意,卻十分淩厲,盯著葉凡,說道:

“修仙者,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